【新聞評論_葉利欽_蘇聯解體】

1991年8月19日,蘇共保守派發動了一場不成功的政變,軟禁了當時正在黑海畔渡假的蘇共中央總書記兼蘇聯總統的戈爾巴喬夫,試圖收回下放給加盟共和國的權力,同時終止不成功的經濟改革。但是在蘇聯人民、軍隊和大多數蘇共黨員的聯合反對下,政變僅維持三天便宣告失敗。蘇共保守派這次本為挽救蘇共的政變,反而加速並導致了蘇聯共產專制的解體。

文:大紀元首發 歷史今日:葉利欽宣佈蘇共非法 蘇聯解體 對比中共
Youtube:中國新聞_勁news頻道
Youtube:新唐人環球新聞
翻牆部落谷:翻牆、電驢、連環畫、電子報、部落格聯播
台灣國際器官移植關懷協會 YouTubea facebook

(ANATOLY SAPRONENKOV / AFP)
1991年8月22日,在莫斯科紅場,人們拿著一個巨大的俄羅斯國旗慶祝蘇共解體。

1991年8月19日,蘇共保守派發動了一場不成功的政變,軟禁了當時正在黑海畔渡假的蘇共中央總書記兼蘇聯總統的戈爾巴喬夫,試圖收回下放給加盟共和國的權力,同時終止不成功的經濟改革。但是在蘇聯人民、軍隊和大多數蘇共黨員的聯合反對下,政變僅維持三天便宣告失敗。蘇共保守派這次本為挽救蘇共的政變,反而加速並導致了蘇聯共產專制的解體。

蘇共解體後,俄羅斯人民浴火重生,擺脫了共產極權統治的國家,生產力得到解放,人民擺脫了貧困,邁向高收入國家的行列。歷史之鏡,殷鑒不遠,今天的中共獨裁暴政,已經坐在危機全面爆發的火山口上,完全喪失了統治的合法性,只有動用暴力維穩,比解體前的蘇聯,更加不得人心,危機四伏,注定要滅亡。

與人民為敵的中共對蘇共解體諱病忌醫。近日,黨媒喉舌以「如果中共解體會發生動盪和戰爭流血」恐嚇百姓,被中國民眾強力駁斥,炮轟中共是末日哀鳴。

蘇共保守派倒行逆施 發動政變企圖阻止蘇共垮台

(DIMA KOROTAYEV / AFP)
1991年8月20日,一個蘇聯婦女咬著「沒有共產黨軍政府」海報。

1991年,蘇聯處於嚴重的經濟和政治危機中,洗衣粉、香皂、練習本、衛生紙等幾乎所有商品都出現短缺,居民的貨幣購買力與市場商品供應之間的缺口達到50%以上,人們甚至必須大排長龍才能買到必需品。

短缺性經濟危機的總爆發,感受市場供應體系和財政貨幣體系瓦解的蘇聯人民「變得失望,甚至絕望」。民眾的忍耐力達到極限,舉行大規模示威遊行活動,公開喊出「打到蘇聯共產黨」的口號。幾乎所有突出的異見分子都已被羈押、流放、強迫移民,或是死於勞改營和監獄之中。

號稱蘇聯「開放教父」的亞歷山大‧亞科夫列夫在1989年的一次採訪中這樣描述當時蘇聯人的心態:「夠了!我們不能再這樣生活下去。每件事情都必須以一種全新的方式開始。我們必須重新考慮我們的概念,我們的思路,我們對於過去和未來的看法……此時人們已經無法再像過去那樣生活——那是一種無法忍受的恥辱。」

8月17日,蘇共強硬的保守派聚集在克格勃一處秘密據點裡,密謀採取奪權行動,企圖繼續維持蘇共的統治。當時,蘇共總書記戈爾巴喬夫計劃在8月20日返回莫斯科。

8月18日,蘇共強硬保守派巴克蘭諾夫、瓦列裡‧博爾金、奧列格‧捨寧和蘇聯國防部副部長瓦連京‧瓦連尼科夫將軍飛往克里米亞與戈爾巴喬夫會面,事先,他們切斷了福羅斯別墅的所有對外通訊線(其由克格勃控制),柵門增設了得到命令禁止任何人離開的克格勃安全警衛,他們要求戈爾巴喬夫在宣佈進入緊急狀態和辭職,任命副總統亞納耶夫為代理總統以使政變者得以在這個國家「恢復秩序」。

葉利欽呼籲軍隊不能向人民開槍 並宣佈蘇共為非法組織

(AFP)
1991年8月19日,俄羅斯聯邦總統葉利欽在莫斯科呼籲軍隊槍口不能向人民開槍,並呼籲舉行全國總罷工和大規模示威。隨後,葉利欽宣佈蘇共為非法組織。

(ANATOLY SAPRONENKOV / AFP)
1991年8月22,約有100萬名俄羅斯聯邦總統葉利欽支持者在莫斯科慶祝為期三天的政變推翻蘇聯共產黨。

在巨大危機時刻,時任俄羅斯聯邦總統葉利欽得到強硬派政變的消息,直接乘專車抵達白宮(俄羅斯議會大廈)。此時,軍隊開著坦克正按緊急狀態委員會的命令向白宮開進。市民分頭圍住一輛輛軍車,有軍官跳上裝甲車頂,對人群大聲說:「我們是來維持首都秩序的,不是來鎮壓人民的!」民眾紛紛爬上坦克,拿糖果、麵包等食物送給士兵。眾人隨意地拉起了家常,沒人想要動用武力和流血。

(網絡圖片)
1991年8月的莫斯科,蘇共保守派強硬逼宮,企圖阻止蘇共垮台,蘇聯軍隊表態不鎮壓人民。

葉利欽通過廣播向民眾發表演說,呼籲舉行全國總罷工和大規模示威,對政變予以回擊。隨後數十萬蘇聯人民加入抗議的行列,上街示威與軍隊對恃。

葉利欽電台上對全國軍人發表談話:「在這個艱難的抉擇時刻,請謹記你們對人民的誓言。你們的槍口不能夠向著人民,俄羅斯軍隊的榮譽絕不能染上人民的鮮血。」

(VITALY ARMAND / AFP)
1991年8月21,蘇共解體,陸軍坦克離開克里姆林宮。

葉利欽還簽署了著名的第59號總統令:以所謂「國家緊急狀態委員會」名義頒布的所有決議都是非法的,在俄羅斯聯邦境內一律無效。

到了8月21日清晨8時,「國家緊急狀態委員會」在克里姆林宮召開最後一次會議,下令把軍隊從莫斯科撤出去,並派人前往福羅斯別墅,邀請戈爾巴喬夫出山。

8月22日凌晨2時,戈爾巴喬夫一行乘專機返回莫斯科。就在戈爾巴喬夫在機場回答記者提問之時,按照俄聯邦檢察院簽署的命令,亞佐夫和克留奇科夫被逮捕了。同一天被捕的還有巴甫洛夫、亞納耶夫、巴克拉諾夫、捨寧、博爾金和內務部長普戈等政變參與者。

(ANATOLY SAPRONENKOV / AFP)
1991年8月22,蘇共總書記戈爾巴喬夫為期三天的政變失敗,約有100萬名俄羅斯聯邦總統葉利欽(中)支持者在莫斯科慶祝。

(VITALY ARMAND / AFP)
1991年8月20日,俄羅斯議會大樓前,50萬人聚集支持葉利欽。
(ANATOLY SAPRONENKOV / AFP)
1991年8月22,約有100萬名俄羅斯聯邦總統葉利欽支持者在莫斯科慶祝為期三天的政變推翻戈爾巴喬夫。

此後,俄羅斯總統葉利欽下令宣佈蘇共為非法組織,並限制其在俄羅斯境內的活動。戈爾巴喬夫辭去了蘇共中央總書記的職務,並「建議」蘇共中央委員會自行解散,讓下屬各黨組織自尋出路。很多共和國的共產黨或自行解散,或更改黨名為「人民黨」或「社會民主黨」等,蘇聯共產黨就此正式解體。

蘇共解體 俄羅斯新生 邁向高收入國家之列

(ANATOLY SAPRONENKOV / AFP)
1991年8月22,莫斯科紅場,人們揮舞著國旗慶祝蘇共解體,戈爾巴喬夫的政變失敗。

蘇共解體之後,俄羅斯很快完成了從公有制到私有制、從共產專制跨越到民主選舉的變化過程。此後,俄羅斯經濟起飛,2004年GDP增長率為7.2%,2005年為6.4%,2006年6.8%,2007年為8.1%,2008年為5.6%。

雖然後來受全球金融危機影響,在「梅普」時期,俄羅斯經濟增速下降,但仍保持增速態勢,2010年與2011年GDP均增長4.3%,2012年增長3.4%。

擺脫了共產極權制度的俄羅斯解放了生產力,取得了驚人的成績,俄羅斯公民享有的社會福利足以與歐美媲美。

俄羅斯住房,水,電,基本上都是免費的。俄羅斯人日常生活所必需的自來水(包括冷水和熱水),每天24小時免費供應,因此俄羅斯公民的家裏都無需安裝水表。俄羅斯漫長的冬天每天24小時的供暖也從不收費。俄國窮人住房不收費,人均18平方米以下的部份無償轉給個人,18平方米以上部份也只收很少的錢。

俄羅斯聯邦學齡前教育、基礎普通教育和中等職業教育完全免費。俄羅斯學生上學一律免費,不僅教科書均由學校無償提供;而且所有的學校一律免費供應全體學生一頓營養充分的早餐或午餐。大學教育也實行高額獎學金製度。

俄羅斯聯邦治病不需要支付掛號、檢查和治療費用。藥品的費用由國家控制並有高額補助。俄國人看病,手術費,住院費,治療費也都是全免,唯一不免的只有藥費,而且不管你是不是俄羅斯人,只要在俄羅斯境內,任何人得了病,救護車就把你往醫院拉,就給你治,最後你拿不出錢,就都由俄政府買單。

為了控制失業人數的增加,俄政府規定,企業大量解僱人員,必須提前3個月向國家就業處提出申請,得到批准後方可解僱。俄首都莫斯科市政府每年都要拿出財政支出的一半用於解決社會及居民家庭生活所需。

2012年俄月均實際工資為26690盧布(按1盧布折合0.1989人民幣計算為5039元);全俄月均養老金為9800盧布;人均住房面積為22.8平方米;失業率為5.3%(430萬人);2012年俄羅斯人均國民收入達12700美元(中國同期只有6500美元,還包含眾所周知的統計水分),邁入高收入國家之列。

1991年的蘇聯,蘇共的統治已經是風雨飄搖,經濟惡化,商品短缺,貨幣超發嚴重,導致通貨膨脹。

外媒: 似曾相識 當今中國相比蘇共崩潰前

今天的中國與昨天的蘇聯情況出奇的類似。俄羅斯獨立政治評論人士帕德拉比涅克說,中國確實更像蘇聯,蘇聯當年忽視民生,經濟建設犧牲民眾利益。中國今天的經濟增長同樣建立在犧牲民眾利益的基礎上。「中國經濟的所謂奇蹟建立在廉價勞動力資源之上。而廉價勞動力資源是極權專制統治的自然結果。在專制體制下,人們無法組建工會和社會組織來捍衛自己的利益,只能受到剝削。」

資深英國記者約翰‧辛普森在《衛報》8月10日報導說,一個靜悄悄的改革過程正在中國展開,或將轉變這個國家的政治和它接觸世界的方式。一個作者採訪過的異議人士相信未來五年到七年將改變一切。「我期待到那時候看到一個民選的議會。」他說。

去年11月份,辛普森坐在人民大會堂聽胡錦濤給黨代會做報告。期間,辛普森走出會議廳,坐在輝煌的大理石台階上,恍惚間他覺得這裡似曾相識:在克里姆林宮,在蘇共崩潰前的1988年6月份的蘇聯黨代會上,因為對講話感到無聊,他走到外面坐在台階上撰寫新聞報導。

1988年的蘇共大會是一個關鍵時刻,戈爾巴喬夫試圖打開新的政治和經濟思維。而2012年北京的黨代會也代表著一個重要的方向變化。然而,就像蘇聯一樣,改革並不絕對來自於共產黨黨代會,它通過細微的裂縫滲透到社會,即使在最嚴密的專制統治下,並慢慢地開始瀰漫整個社會。

在胡錦濤的主題講話之後,辛普森去了北京798藝術區。電視裡面播放著黨代會的發言。但是沒有一個藝術家或他們的顧客看一眼。再一次,作者感到似曾相識。在1988年的蘇聯,大多數知識份子對馬列主義政治事務不感興趣。很快,這個陳舊脆弱的制度被打破,因為它跟真實人們的生活缺乏關係。

《大西洋月報》報導,一個中國的戈爾巴喬夫可能還不在牌局上,但是在人們最不經意的時候,重大政治轉型可能發生--就像戈爾巴喬夫自己發現的那樣。

中共獨裁暴政不得人心 民眾紛紛退黨

中共60多年的獨裁暴政對經濟和國家財富與資源的壟斷,比前蘇共統治更黑暗腐朽。權貴利益集團壟斷霸佔了中國的財富,對人民思想、言論和信仰的迫害達到喪心病狂的地步。

1989年6月4日,中共派軍隊在天安門血腥屠殺手無寸鐵的學生。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又反對對法輪功的全面鎮壓運動,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罪惡震驚全球。

當今中共強徵土地,暴力拆遷,把民眾推向流離失所的赤貧狀態,動用武警暴力鎮壓維權民眾,流血事件無日無之。郎鹹平等經濟學家指出,中共經濟早已崩潰,只是使用造假數據維持虛假的繁榮。

當年蘇聯民眾喊出「打到共產黨」的口號,如今,早已喪失統治合法依據的中共正在被人民所唾棄。認清中共邪惡的大陸民眾,已超過1.44億人在大紀元退黨網站聲明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

中共用動盪流血恐嚇 遭民眾強力駁斥

如今的黨媒喉舌,輿論混亂,自打嘴巴,完全是一種滅亡之前的徵兆。

8月1日中共喉舌《新華網》刊登署名「王小石」的《中國若動盪,只會比蘇聯更慘》文章,將中共崩潰的末世景象,歸到微博上的天使、導師、公知「煽動」民眾怨恨現政權,引發中國社會動盪。

8月5日,被稱為江派傳聲筒的《環球時報》再出怪文,稱「『崩潰』將被戰爭和流血一路相伴」,其氣勢凌人的明顯恐嚇,露骨的愚民之意,立遭反彈。

民眾評論說:現在是百姓單向流血,但中共解體會不可逆轉的必然發生,因為他們作惡太多。

著名學者曹長青撰文《中國走俄國之路真的更慘嗎?》指出,李慎明(王小石)的文章在批判俄國時,用的基本是2000年或之前的數據,這種「資料使用法」是不公正、不地道,甚至是不道德的。

曹長青表示,王小石這種誤導數字比比皆是,例如說俄羅斯2001年外匯儲備只有200億美元,但卻絕不提今天的數字——截至2013年5月,俄國外匯存底已達5184億美元,排全球第五,是美、法、德三國的總和。

反觀中國大陸,2012年底統計出的全球130個國家人均收入排名,中國排第127位,倒數第三;俄羅斯排第77名,遠在中國前面。在全球國家中,中國按人均收入,排在伊朗、突尼斯、多米尼加、利比亞、哥倫比亞、塞浦路斯、阿爾及利亞、秘魯、黎巴嫩等等這些國家之後。

維權人士、坐過數年冤獄的杜陽明題為《解體中共是唯一出路》的文章寫道:「六十幾年的法西斯統治,養成了他驕縱報復的那個性格,他是把中國人民的生命財產都不當一回事,從來無視中國人民的生命財產。他做慣了壞事, 就等於一個人一旦事情已經成為習慣了,他動不動就往這條路上走,他鎮壓人民已經認為是應該的,所以說他不垮臺,中國的老的問題解決不了,新的問題還不斷發生,冤獄只會越來越多,最徹底的辦法就是『解體』。」

(視頻——袁騰飛妙語說 蘇共解體)

(視頻——袁騰飛妙語說 國家、民族、政府、人民、政黨 :愛祖國,我瘋了嗎 ?)


【大紀元2013年08月18日訊】(大紀元記者古春秋綜合報導)(責任編輯:周雅)

自由中國主題曲: The Courage to Believe

Trailer 1 of Free China

Trailer 2 of Free China

重要連結:
奧習會 自由中國公映(附主題曲)
聲援中國人權 圖圖主教籲停止迫害
卡翠娜‧蘭托斯: 瞭解精神本質 獲得自由生活(新聞視頻_自由中國)
《自由中國》揭迫害真相 學生:不能等的議題
自由中國播映 成大學生:瞭解真實中國
俄國貴族:《自由中國》感人至深
《自由中國》健行科大放映 學生:認清中共

相關連結:
【網文】 蘇聯解體 「崩潰」的不是人民
【周曉輝】中共若崩潰 有多少高官會挺身做「男兒」?
組圖:8.19事件 蘇聯解體的震撼歷史瞬間
中共具備前蘇聯解體前十大社會亂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