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真相新聞_生死狀_歃血為盟 】
【歷史巨變正在中國發生】

今年7月,湖南安化100多位村民立下「捍衛土地生死狀」,引發各界強烈關注。日前,廣西靈川縣靈川鎮大橋底村全體村民共400多人,簽署生死狀,誓用鮮血和生命,保衛祖輩山林土地,向桂林市委投訴靈川縣政府濫用職權。


文:大紀元首發 廣西400農民歃血為盟 立「生死狀」保山林 (組圖)
Youtube:中國新聞_勁news頻道
Youtube:新唐人環球新聞
翻牆部落谷:翻牆、電驢、連環畫、電子報、部落格聯播
台灣國際器官移植關懷協會 YouTubea facebook


日前,廣西靈川縣靈川鎮大橋底村全體村民共400多人,簽署生死狀,誓用鮮血和生命,保衛祖輩山林土地,並向桂林市委投訴靈川縣政府濫用職權。圖為生死狀正、反兩面。(大紀元合成圖片)

今年7月,湖南安化100多位村民立下「捍衛土地生死狀」,引發各界強烈關注。日前,廣西靈川縣靈川鎮大橋底村全體村民共400多人,簽署生死狀,誓用鮮血和生命,保衛祖輩山林土地,向桂林市委投訴靈川縣政府濫用職權。

8月6日,廣西靈川縣靈川鎮大橋底村村民在天涯社區註冊賬號,隨後發出「廣西靈川縣四百多農民立『生死狀』,誓死保衛祖輩傳承的山林土地」的圖文。圖文顯示大批村民在桂林市政府前靜坐,並表示「生死狀」已遞交桂林市委。

上面有村民密密麻麻簽名並押印的「捍衛山林土地生死狀」上寫著:「我們的生命靠山林土地維持,我村的山林是祖輩留給我們的生存希望之地,失去山林就意味著喪失生存的希望……為捍衛這些山林土地,全體村民立生死狀如下:一、如有村民為捍衛山林土地捐軀,該村民由村上負責風光安葬,其應盡的贍養、撫養義務由村上負責,由村上追查兇手,向靈川縣政府及相關責任人追訴!

二、如因捍衛山林土地負傷,該村民的醫藥費、誤工費等先由村上墊付,再由村上向靈川縣及相關責任人追訴!

三、如因捍衛山林土地光榮坐牢,村上先墊付該村民每月6000元的工資,再找靈川縣政府及相關人員索賠。

四、我村村民如因捍衛山林土地在其他地方遇到意外打擊或傷害,村上全力以赴配合公安機關追查犯罪嫌疑人,並由村上先墊付醫藥費用,再追訴。

五、全村村民與山林土地共存亡,只要人活著,就要捍衛到底,永不放棄。立此生死狀,按手印後生效,永不叛變!每人一份,永久保存。」


日前,廣西靈川縣靈川鎮大橋底村全體村民共400多人,簽署生死狀,誓用鮮血和生命,保衛祖輩山林土地,遂向桂林市委投訴靈川縣政府濫用職權。(網絡圖片)

投訴稱,靈川縣政府濫用職權,用行政決定推翻司法認定有效的山林權屬證書,不僅剝奪和傷害了大橋底村民的集體合法權益,還違規調動警力秘密抓捕向上級反映情況的村民,壓制正義,製造矛盾。全體村民忍無可忍,不得已簽署生死狀,決定用鮮血和生命保護祖祖輩輩賴以休養生息的山林土地。

(網絡圖片)
2008年8月20日,桂林市疊彩區人民法院的行政判決書 ,在判決書中認定橋底村持有的山界林權證有效,撤消了靈川縣人民政府做出的靈政處【2007】10號行政處理決定書。

(網絡圖片)
2009年7月29日,靈川縣人民政府再次做出撤銷橋底村持有的司法認定有效的山林權屬證書002906、002907、002916、002918、002922的行政處理決定書。

8月8日,該天涯社區賬號再次發帖,上傳了靈川縣政府於1983年3月25日頒發的「山界林權證」及2008年8月20日,桂林市疊彩區法院的行政判決書,在判決書中認定,大橋底村持有的山界林權證有效,撤消了縣政府之前作出的「撤銷林權證決定書」等有關圖片。

(網絡圖片)
日前,廣西靈川縣靈川鎮大橋底村全體村民共400多人,簽署生死狀,誓用鮮血和生命,保衛祖輩山林土地,遂向桂林市委投訴靈川縣政府濫用職權。圖為被靈川縣人民政府撤銷的山界林權證。

(網絡圖片)
被靈川縣人民政府撤銷的山界林權證002918

(網絡圖片)
被靈川縣人民政府撤銷的山界林權證002922

(網絡圖片)
被靈川縣人民政府撤銷的山界林權證002916

2012年下半年陳白田村在橋底村上訴期間,將爭議山場賣出給人砍伐。橋底全體村民自發到山場維護自身合法權益與對方發生衝突,導致流血事件。靈川縣政府為了繼續打壓橋底村村民,將維權的橋底村民定為聚眾哄搶,並違規調動大批警力及政府工作人員,圍村實施抓捕。

(網絡圖片)
靈川縣做行政決定的依據就是一份莫須有的協議「78」山場糾紛紀要(簡稱《78》紀要),村民提供的部份推翻「78」紀要材料,,秦秋髮、李初仁(又名李仁生)證實他們都沒參與此事沒簽過名。

(網絡圖片)
靈川縣做行政決定的依據就是一份莫須有的協議「78」山場糾紛紀要(簡稱《78》紀要),村民提供的部份推翻「78」紀要材料,文家宅村證實他們村沒得一個叫李樹財的人。

(網絡圖片)
靈川縣做行政決定的依據就是一份莫須有的協議「78」山場糾紛紀要(簡稱《78》紀要),村民提供的部份推翻「78」紀要材料,當時的村委幹部李天生證實,此事村委未參與,他也沒簽過名。

(網絡圖片)
靈川縣做行政決定的依據就是一份莫須有的協議「78」山場糾紛紀要(簡稱《78》紀要),村民提供的部份推翻「78」紀要材料,村委婦女主任證實陳家園只有張姓,沒得一個叫陽旺福的人;蔣喬德證實他沒參與此事沒簽過名。

(網絡圖片)
靈川縣做行政決定的依據就是一份莫須有的協議「78」山場糾紛紀要(簡稱《78》紀要),村民提供的部份推翻「78」紀要材料,李祖福、陽旺福證實他們都沒參與此事沒簽過名。

村民表示,「靈川縣政府屢次用行政決定推翻橋底村司法認定有效的山林權屬證書,以權代法,公然挑戰國家法律;屢次將橋底村的山場判給陳白田(村),如果不是受官商勾結的強大利益驅使,很難想像靈川縣政府敢如此冒天下之大不韙,置我村村民的呼聲於不顧。」

(網絡圖片)
靈川縣做行政決定的依據就是一份莫須有的協議「78」山場糾紛紀要(簡稱《78》紀要),圖為「78」紀要第一頁。

(網絡圖片)
靈川縣做行政決定的依據就是一份莫須有的協議「78」山場糾紛紀要(簡稱《78》紀要),圖為「78」紀要第二頁。

(網絡圖片)
靈川縣做行政決定的依據就是一份莫須有的協議「78」山場糾紛紀要(簡稱《78》紀要),圖為「78」紀要第三頁。

湖南安化農民立「生死狀」令當局恐慌

為捍衛土地,今年7月8日,湖南安化樂安鎮蚩尤村夏家組逾百村民近日立下《捍衛土地生死狀》,並按下手印,發誓奪回被供銷社私自賣給開發商的土地,誓與土地共存亡。

生死狀中提到,我們的生命靠土地扶持,失去土地就意味著喪失生存的希望。內容大致為:1、如有人為捍衛該宗土地捐軀,由全組村民組織負責安葬,撫養後代;2、如因此坐牢,先墊付村民每月6000元工資;3、全組村民與土地共存亡,捍衛到底,永不放棄!永不叛變……

事情曝光後,7月29日,湖南安化縣官方響應稱,供銷社已與買主解除了不受法律保護的買賣協議,並退還款項,並封存了所立「生死狀」原件。

大陸專欄作家黎明撰文評論稱,立下生死狀的農民,表面上是和基層供銷社做鬥爭,實際上村民們很清楚他們面對的是誰,知道供銷社背後有何種勢力為支撐,對此番抗爭的艱苦性、複雜性、長期性及其所有風險,早有清晰的估判。否則,農民們就不會立下這種生死狀。

各界呼籲當權者停止掠奪農民土地

35年前,安徽鳳陽縣菠蘿公社小崗村18位農民冒著極大的風險,立下了生死狀,在土地承包責任書上按下了紅手印。當時,中共內的改革派看到了經濟崩潰,百姓怨聲載道使中共處於絕境,出於挽救黨,維護統治的需要,中共最終採納了土地承包制度。

35年後,農民祖輩傳承的山林土地再次被掠奪,「不得已簽署生死狀,決定用鮮血和生命保護祖祖輩輩賴以休養生息的山林土地。」

山東大學退休教授孫文廣曾對大紀元記者表示,中國土地遺留下很多問題,原來土地是私有化,中共用一種藉口掠奪老百姓的土地,就等於是搶劫了,無償佔有老百姓的土地。到今天,老百姓的土地隨便用一個名義就佔有了,補償很低,農民就用各種方式抗爭,當局應該把土地還給農民。

網上不少民眾對農民立下「生死狀」發出感歎,面對不公平的事情,民眾既不能依靠政府又不能依靠法律,無奈之下只能採用激烈的手段引發社會強烈關注,才能令當局重視。

大陸知名律師袁裕來向《德國之聲》表示,面對湖南「生死狀」的現象,農民失地的困境,許多學者和社會都在呼籲,這些問題能不能從制度層面解決掉?政府不能靠掠奪農民的方式進行下去。

【大紀元2013年08月10日訊】

天象來臨_必有石情

【九評共產黨之九】評中國共產黨的流氓本性

重要連結:
【法輪功真相就是指路燈】
現任當權者須立即澄清中共對法輪大法創始人的誹謗
要求中國現政權立即逮捕並定罪江澤民
正告中國現政權當權者逮捕迫害兇手
紀元特稿
《九評共產黨》多語種多文本下載
中國人必看的影片《九評》
p2p影音下載分享
九評及退黨浪潮
全球退出中共服務中心
大紀元退黨服務中心
中國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