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影片:新聞週刊特別報導:14年風雨歷程樹豐碑
【中國新聞真相_法輪大法好_馬三家】
http://www.ntdtv.com/xtr/gb/2013/07/21/atext935336.html

【歷史巨變正在中國發生】 【法輪功真相就是指路燈】

《明慧網》7月20日刊載署名文章,講述一名法輪功學員被關押在馬三家勞教所時,秘密製作、並成功懸掛出「法輪大法好 天滅中共 三退保平安」條幅的經歷。



文:大紀元首發 「法輪大法好」條幅飄揚在馬三家 獄警7天不敢回家
影片來源:新唐人電視 NTDTV.com
Youtube:中國新聞_勁news頻道
Youtube:新唐人環球新聞
翻牆部落谷:翻牆、電驢、連環畫、電子報、部落格聯播
台灣國際器官移植關懷協會 YouTubea facebook

0《明慧網》7月20日刊載署名文章,講述一名法輪功學員被關押在馬三家勞教所時,秘密製作、並成功懸掛出「法輪大法好 天滅中共 三退保平安」條幅的經歷。圖為今年7.20前夕,法輪功學員們在美國國會山前集會場景。 (圖片來源:大紀元資料室)

今年4月7日,《lens視覺》雜誌刊登《走出馬三家》一文,撕開了中國大陸勞教所驚天黑幕,文章所揭露出的種種酷刑,堪比地獄,媒體紛紛轉載,整個社會對廢除中國大陸勞教制度的呼聲更加強烈。勞教制度的廢除,牽涉到被勞教人員的安置、被錯誤勞教而產生的各類問題如何清算等種種事宜,尤其是隨之帶出的法輪功真相,成為局勢的焦點和敏感點,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真相的曝光有著極度恐懼,事件觸發中共高層內鬥升級。

明慧網》7月20日刊載署名文章,講述一名法輪功學員被關押在馬三家勞教所時,秘密製作、並成功懸掛出「法輪大法好 天滅中共 三退保平安」條幅的經歷。

法輪功學員王春英:7月20日要讓條幅懸掛在馬三家內

來自中國大陸遼寧省大連市的法輪功學員王春英,今年7月20日在美國首都華盛頓的白宮前參加了燭光守夜,紀念在中共14年迫害中失去生命的法輪功學員。她四年前在馬三家勞教所製作並成功掛出兩米長的「法輪大法好」的條幅。

在中國大陸,王春英因為信仰法輪功,曾五次被綁架,兩次被非法關押在馬三家教養院,共5年3個月。在馬三家她曾經被強制洗腦一個月、被毆打、膠帶紙封嘴、剝奪睡眠、強行灌藥、坐小板凳、做奴工、被強行抽血、被扣扣抻(雙手被一高一低的銬在兩張鐵床中間)、上大掛等多種酷刑迫害。

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雖然經受著殘酷的迫害,但是每到「四二五(法輪功學員萬人上訪)」、「五月十三日(世界法輪大法日)」、「七二零」這些特殊的日子,他們都會利用各種機會喊出自己的心聲:「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每年到這些特殊日子,馬三家都是一片紅色恐怖,大批警察頻繁搜查法輪功學員的身體和床鋪,如果法輪功學員喊口號就會被打或遭到電棍、關小號、加刑期等迫害。

在馬三家經歷了無數迫害後的2009年,王春英壓抑已久的內心開始有一個大膽的想法:製作一個法輪功條幅並掛出去!打定主意後,在戒備森嚴的馬三家,王春英開始小心翼翼的準備製作條幅的工作。

2009年5月份,王春英和另一個法輪功學員商量好,王負責製作,另外一個負責掛出去。製作條幅必需的材料是筆、條幅和顏料。而最好、最方便的材料就是床單,王選擇了一個較新的、淡淡的鴨蛋清色的床單,然後把它裁成兩米長、一尺寬的布段。

王春英又跟勞教所出黑板報的犯人要到水彩顏料,還有兩支頭部扁平的排筆,把顏料擠到裝藥片的小塑料瓶裡,這樣在警察搜查監室的時候,可以大大減少被發現的機率。

在監視嚴密的監捨十分鐘寫完兩米長條幅

勞教所監控嚴密,警察、四防、坐班(警察指派監視法輪功學員的勞教犯)都在走廊來回走動,做甚麼都在這些人眼睛的監視之下。

王春英住的監室有8張上下鋪的床,住著16個人,進門的最裡面是窗戶,在窗戶和床之間有一個過道,比較合適寫條幅。那裏右面是窗戶,左面是床,那個床是一名法輪功學員的床。她和那個學員商量好,給她給打掩護,一方面警察進來時趕快提個醒,另一方面讓她坐在床上,雙腿儘量支的高一些,擋著其他人的視線。

距離7月20日還有半個月的時間了,一切都準備就緒。但是,有一個問題,字寫早了不好收藏,寫晚了可能就把機會耽誤了。最後,王春英決定提前十天開始寫。7月10日晚9點左右,她開始了製作條幅最重要的部份——寫字,當時室內的人都在聊天,王在過道內,跪在地上,把手紙鋪在地上,把布鋪在手紙上,這樣可以避免顏料浸透布染到地上。王春英提前已經把條幅捲成一個卷,每寫一個字,打開一小塊,每寫完一個字,就用手紙墊上把字捲起來,然後再展開一個字的距離,寫第二個字。這樣,王的手裡上面是布卷,下面是布卷,中間是12厘米字的距離,不引人注意,還能在布上寫字。

王春英全神貫注,一個字一個字寫著,竟然一次全部寫完,「法輪大法好 天滅中共 三退保平安」,十四個紅紅的大字,橫平豎直,一點也沒浸透,整個條幅乾乾淨淨。寫好後,王春英迅速把條幅捲好,等著其他人都進入夢鄉的時候,她爬到床底下,把條幅小心翼翼的攤開晾乾。第二天一大早,她又爬到床底下,按照字的順序把條幅捲起來,用繩繫上,藏到車間裡。

「法輪大法好」的條幅飄揚在馬三家勞教所

王春英把費盡心力作好的條幅想轉給約定去掛條幅的學員時,她告訴說不做了。王春英立刻意識到這就是她應該獨立完成的!同時她感到巨大的壓力,一種充滿殺機的恐怖一下子圍住她,怎麼辦?她完全沒有思想準備,她坐在凳子上足足想了半個小時,不斷的問自己,有沒有這個承受能力把條幅掛出去?

兩種思想的博弈異常的激烈:太危險了!還有三個多月就要回家了,如果被警察發現,面臨的就是手銬、電棍、大掛酷刑、加期……,她又想到了女兒,因為她被馬三家非法關押,她不想在婚禮上本應媽媽坐的位置是空著的,只是登了記沒有舉行婚禮,所以一直在推遲婚禮。她當時已經懷孕六個多月了,如果掛條幅被發現了,連女兒的月子都照顧不上了。

而另外一種思想告訴她:「一定要掛出去,一定要把握住!」一股力量湧上全身,人一下精神起來了,她只有一個念頭:一定要把條幅掛出去!這不僅是她一個人,也是所有在這裡被關押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所希望的,尤其在「七二零」這個特殊的日子,對中共的邪惡是一個極大的震懾。

「七二零」對警察來說是最敏感的日子。為提防法輪功學員喊口號,警察提前一週挨個找法輪功學員談話,施加壓力,天天搜行李袋,翻床鋪,把被褥拆開翻,棉花都露在外面,也不給針線縫,晚上就蓋著露棉花的被睡覺。

王春英在馬三家還交了一個好朋友,她是被關押的勞教人員,對共產黨的這一套恐怖強制手段深惡痛絕,她們平時很能談得來。王春英把條幅纏緊放在這位好朋友加工的一堆半成品衣服下面。有一次,兩個警察出其不意來到放條幅的衣服堆旁,搜身和翻工具箱。她的心「騰」的一下子提到嗓子眼上。結果,他們到衣服堆旁拿起衣服一件一件往外甩,只差兩三件就翻到條幅時,突然停手走了,沒翻到條幅。

那裏已經不安全了,她必須把條幅轉移到安全的地方,等到7月20日的時候再掛出去。最後她把條幅拿到監室裡,那裏她有兩個顏色大小一模一樣的臉盆,兩個摞在一起,不注意看就像一個一樣,兩層中間還有點間隙,正好可以把條幅藏在裡面。

7月20日快到了,氣氛也越來越緊張了,警察搜查監室也更頻繁了,監室不知搜過多少遍了。從7月16日起警察每天都在搜身、搜監捨、搜車間,操場增加了多名警察。

7月19日她們一天搜了三遍,早8點半左右開始搜身、搜監、工具箱,中午在食堂門前搜身,下午兩三點還搜身、搜工具箱。不管她們怎麼搜,條幅一直就安安穩穩的放在那裏。

7月20日早上開始下雨了。白天掛不了,傍晚天晴了,夕陽西下,打開窗伸出手,一縷晚霞正好落入手心,她內心非常平靜祥和,沒有一絲害怕,她想,明天一定是個好天,一定要把條幅掛出去!

7月21日凌晨4點多,王春英在睡夢中突然聽到有人在她頭上喊了一聲,她睜眼一看,周圍一個人也沒有,她心裡馬上明白時機到了。可是這時坐班的犯人就在窗外站著,監視著全班的法輪功學員。她這時心裡對著監視人員想:你趕快走開!監視人員真的向別的房間走去。她馬上揣著條幅到了衛生間,那裏也有犯人在門口監視上廁所的法輪功學員。她又再在心裡想:讓她也走開,那人也真的離開了。

衛生間裡只剩下王春英一人,她迅速走到窗前,拉開窗戶,把條幅繫在窗外的鐵欄杆上,順勢將條幅往下一甩,兩米長的條幅完全打開了:「法輪大法好 天滅中共 三退保平安」。

條幅掛了30分鐘,才被警察發現,震驚了勞教所所長、大隊長和警察。他們7天沒回家,調查此事。他們怎麼也想不到在這壁壘森嚴的勞教所,經過無數次的搜監、搜身,在警察、犯人的嚴密監控下,竟然還有兩米長的很正規的條幅掛出來。警察不敢找任何人公開瞭解此事,7天後只得不了了之。王春英還心平氣和、無怨無恨地與一個曾經參與迫害她的警察講法輪功真相,就在王春英回家的那一天,這個警察宣佈退出了黨、團、隊。

【大紀元2013年07月21日訊】

2012 國際關注中共活摘器官報導特輯

【法輪功_各界聲援_反迫害】法輪功13年反迫害 一位華人的覺醒

重要連結:
現任當權者須立即澄清中共對法輪大法創始人的誹謗
要求中國現政權立即逮捕並定罪江澤民
紀元特稿
《九評共產黨》多語種多文本下載
中國人必看的影片《九評》
九評及退黨浪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