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巨變正在中國發生】 【法輪功真相就是指路燈】

前《紐約時報》攝影師杜斌被證實5月31日遭北京市公安局秘密抓捕,37天後取保候審釋放。圖為杜斌今年4月27日出席 《小鬼頭上的女人》香港試映會,親身闡述拍攝的感觸。(攝影:潘在殊/大紀元)


文:大紀元首發 媒體人杜斌敢點江澤民死穴「因海外有秘密武器」
Youtube:新唐人環球新聞
翻牆部落谷:翻牆、電驢、連環畫、電子報、部落格聯播
台灣國際器官移植關懷協會 YouTubea facebook


今年4月,《LENS視覺》雜誌報導的「走出馬三家」揭開了中共的勞教黑幕,但是卻過濾了其中的重點核心問題——對法輪功學員的酷刑迫害。前《紐約時報》北京分社攝影記者杜斌所拍的《小鬼頭上的女人》則與此不同,直接揭露了中共勞教所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真相,點擊了江澤民的死穴。

但由於杜斌在海外還留有秘密武器,加之中共高層目前在勞教問題上的公開分裂,杜斌被中共國保抓捕後與此前同樣大膽揭露中共江氏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的高智晟律師的待遇大有不同。

杜斌在海外留有「秘密武器」

日前,據法廣報導,杜斌表示:「關於馬三家女子勞教所的資料(視頻、音頻以及照片資料),我在外面全部都有備份,我早料到會有這麼一天。所以,即使他們以這個理由扣押(尋釁滋事)也是沒有用的,我在海外有多個備份。」

「真要把我惹急了,我就會剪輯《小鬼頭上的女人》第二部,甚至第三部。我不是要向誰示威,我有我可以容忍的限度,我不怕有人來滅我,我就是作為一個人,做一個人應該做的事情。」

此前杜斌在香港《小鬼頭上的女人》首映式上透露,還有很多內容沒有展示出來,還足夠再剪輯一出100分鐘的記錄片,日後會發表,當中包括法輪功學員的口述。

(網絡圖片)
被中共密捕37天後,揭露中共馬三家勞教所罪惡的中國記者和紀錄片製片人杜斌於7月8日被保釋,再一次成為國際傳媒關注的焦點。圖為,剛被釋放的杜斌。

杜斌沒受酷刑 凸顯中共高層分裂

2013年7月8日,在被當局以尋釁滋事罪名拘押37天後,杜斌取保獲釋。他被告知處於為期一年的「取保候審」階段。

2013年4月,他拍攝的記錄片《小鬼頭上的女人》以馬三家女子勞教所被迫害人員證詞為核心,與此前中國財訊傳媒《財經》旗下雜誌《Lens視覺》刊登的同一主題調查報告相得益彰,以不同形式,揭露馬三家女子勞教所中的令人難以置信的酷刑使用,在中國輿論中引起憤怒。

6月1日,他被警方以「涉嫌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名從家中帶走,他的書稿、資料、視頻文件、手機、電腦等物品,係數被警方抄走,但他的家人只是在幾天之後才得知確切消息。

不過,杜斌似乎對37天的牢獄生活並沒有感覺十分苦澀,相反,他認為這些天與20多名普通犯人共處的日子,也讓他實地體驗了無處伸冤的底層人的所思所想。

儘管警方始終不滿意,但是,他們在拘押期間沒有對杜斌刑訊逼供。杜斌的律師浦志強在新浪微博上評論說,杜斌取保,是因為到期提捕未准,因而變更了強制措施。

依照中共法律規定,公安最遲需於30日內向檢察院申請逮捕被拘留者,檢察院最晚7日內做出決定,前後共37日,也就是拘留的最大期限。7月7日為杜斌被拘留的第37天,但杜繼榮與律師直到8日傍晚都未接獲逮捕通知。7月8日深夜終於獲釋。這凸顯中共高層在有關觸及法輪功問題上的搏擊異常激烈。


揭露馬三家女子勞教所酷刑黑幕的記錄片《小鬼頭上的女人》導演杜斌稱讚法輪功學員了不起。(攝影:潘在殊/大紀元)

杜斌曝光法輪功學員受酷刑 點江澤民死穴

「馬三家」勞教所慘絕人寰的反人類酷刑被與習近平陣營關係匪淺的大陸傳媒《財經》旗下《LENS視覺》曝光後,杜斌隨後推出長為99分鐘的口述記錄片《小鬼頭上的女人》。

與《LENS視覺》雜誌長文過濾掉了勞教黑幕的核心重點——「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而有所不同,這個記錄片沒有迴避這個問題,並清晰地描述了十位受訪者的肉刑折磨。

《小鬼頭上的女人》揭露了遼寧省瀋陽市馬三家女子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上訪民眾的酷刑及奴工黑幕。

杜斌拍攝的記錄片《小鬼頭上的女人》5月1日在香港首映而且網絡全球公映,受到中國大陸和國際社會的關注,強化了中國民眾要求終止勞教制度的聲浪。

杜斌形容:「馬三家」教養院內群魔亂舞,鬼魅魍魎,是建在一片墳墓上的勞教所。新記錄片就叫《小鬼頭上的女人》。被勞教的女人說:「下面小鬼住的是陽間,我們這些女人住的是地下的陰間。陰間和陽間混合住在一起。我們就是住在小鬼頭上的女人。」

杜斌在口述記錄片《小鬼頭上的女人》完成之際寫道:「我能做的,是讓三腳架站得更穩些。是讓攝像機以最深的景深去看。是讓收音的話筒以最充足的動力去聽。」

「這是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反人類的戰爭:這些被勞教的女人,講述了『馬三家』女子勞教所如何超負荷製造出口到境外的商品、如何超負荷製造保家衛國的部隊的軍服、如何超負荷製造最後不知道跑到誰的腰包裡了的利潤。」

「這些被勞教的女人,講述了『馬三家』女子勞教所如何用抻刑、十字吊、懸空掛、老虎凳等酷刑對待反迫害的女人、用子宮擴張器插進女人的嘴裡強行灌食數月、以死人床將束縛的女人扒光衣服像死人一樣,躺著灌食、躺著睡去、躺著大便、躺著醒來、躺著數月不洗澡、躺著撒尿、躺著數月不刷牙、躺著陰道炎、用電棍放電來擊打乳房和生殖器官以及用電棍插進陰道裡電擊。」

杜斌披露了57歲的法輪功學員劉霞的遭遇:「酷暑被捂著棉被,在烈日下長時間奔跑;酷寒被逼穿單衣,在冰雪上長時間蹲坐;被關禁閉室,大小便,有時長達半年不給衛生紙……嘴裡流血,陰道裡流血……血牢。」

杜斌說:「應該是在2004年左右,那會兒可以使用動態網,無界瀏覽,可以瀏覽外面的信息的時候,我在上面看到了反映『馬三家』勞教所裡面的事的文字。當時看了,其實說實話,2004年到現在已經過去九年了,再回頭去看,重新看那些文章的時候,還是感覺很震驚。」

杜斌4月27日出席香港試映會,親身闡述拍攝的感觸,他特別稱讚法輪功學員了不起。

「他們給我的一個觸動是他們講自己受酷刑折磨的時候幾乎是心平氣和,好像在講述別人的故事、發生在別人身上的故事一樣,幾乎沒有太激烈的情緒,我是非常感動,因為這種酷刑是非常人能忍受的,但是他們說得非常平靜,我覺得非常了不起。」

杜斌強調,選擇將記錄片透過網絡公映,就是要讓外界知道中共勞教所殘酷迫害的真相,包括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都是不能接受的。他說:「就是要外面的人知道這些事情不能發生在人的身上,因為我是一個人,我不能接受,所以我才會做,我做了就不怕,怕了就不做了。有一點必須要說出來的,我們是一個人,不是牲畜,不能想折磨我們就怎麼折磨我們。……我會把手裡的東西全部拿出來,要讓外面的世界知道,我們是人不是牲口,中共政府不能這樣污辱我們人。」他再次強調:不怕中共秋後算賬,「如果回到北京把我抓起來就抓起來吧,無所謂,我就是要做人的東西。」


2010年4月7日,高智晟律師接受美聯社採訪,敘述他被受酷刑及不人道對待的經過及細節。他囑咐記者除非他再度失蹤,否則不要把內容公開。(新紀元資料室)

杜斌被釋放 民眾懷念高智晟律師

2005年11月29日,高智晟律師和焦國標教授在山東濟南、遼寧大連、阜新市、吉林長春等地,進行了為期15天的調查。寫出了在中國大陸和國際上引發強烈震撼的第三封《致胡錦濤溫家寶及中國同胞的公開信》。在信中高智晟詳細描述了法輪功學員在中共勞教所中遭到的酷刑和虐殺。

高智晟律師在信中寫道,中共為迫害法輪功學員成立的「610」辦公室「是可以操縱、調控一切政權資源的黑社會組織」。「『610』正在持續地以殺戮人的肉體及精神、以鐐銬和鎖鏈、電刑、老虎凳等形式與我們的人民『打交道』,這種已完全黑社會化了的權力正在持續地折磨著我們的母親、我們的姐妹、我們的孩子及我們的整個民族。」

繼2004年12月31日,高智晟向全國人大致公開信,其第一次從法律和律師的角度談法輪功的問題。之後,其先後三次給中共前領導人胡錦濤和溫家寶致公開信,要求當局停止迫害法輪功信仰者,必須立即停止滅絕民族良知和道德的野蠻行徑。

2007年9月21日夜20點左右,高智晟被中共當局綁架,他在後來撰寫的《黑夜、黑頭套、黑幫綁架——高智晟律師自述遭綁架經歷》一文中披露了中共秘密警察殘酷毆打、扒光衣服折磨、被電擊、竹籤捅生殖器等各種酷刑,令他多次頻臨死亡的感覺。

他在文章中提到,打他的警察衝他叫嚷:「你丫的不是說共產黨用酷刑嗎,這回讓你丫的全見識一遍。對法輪功酷刑折磨,不錯,一點都不假,我們對付你的這十二套就從法輪功那兒練過來的,實話給你說,爺我也不怕你再寫,你能活著出去的可能性沒有啦!把你弄死,讓你丫的屍體都找不著。」

2009年2月4日,高智晟在陝西的家中被中共惡警帶走,高智晟律師至今仍被關押在新疆沙雅監獄遭受迫害。

由於杜斌與高智晟在對待法輪功學員受迫害問題上有相同的良心行動,境遇卻因中共政權經歷2012年的中南海政治海嘯後已岌岌可危大不相同,外界目前呼籲全力營救「中國的良心」高智晟。

聯絡本文作者請發郵件到:jinjingyongmeng@gmail.com

【大紀元2013年07月17日訊】(大紀元記者金睛報導)


相關連結:
杜斌新書《天安門屠殺》 揭中共殺人史 | 香港 | 六四 | 大紀元
專訪保釋中的杜斌:中共欲用大紀元專訪羅織罪名 | 馬三家 | 法輪功 | 大紀元
【陳思敏】祝福杜斌以及每一個勇於講真話的人 | 馬三家 | 大紀元
媒體人杜斌敢點江澤民死穴「因海外有秘密武器」 | 高智晟 | 大紀元
VOA:《天安門屠殺》作者杜斌談看守所經歷 | 《小鬼頭上的女人》 | 大紀元
馬三家事件 國際聚焦杜斌出獄「講真話坦然輕鬆」 | 大紀元
專訪保釋中的杜斌:中共欲用大紀元專訪羅織罪名台灣網
馬三家事件 國際聚焦杜斌出獄「講真話坦然輕鬆」 台灣網
杜斌被釋:坦然講真話 從未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