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鬼頭上的女人

【中國視頻評論_冤獄】
【歷史巨變正在中國發生】 【法輪功真相就是指路燈】

中共的監獄是一個可怕的地方,那是人間地獄。眾多無辜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就被中共非法關押在這裡。這本用血淚寫成的日記記錄了法輪功學員所遭受的鮮為人知的邪惡迫害。圖為中國監獄。(網絡圖片)

(編者註:中共的監獄是一個可怕的地方,那是人間地獄。身體失去了自由,精神也失去了自由,再加上繁重的勞動,使裡面的人生活機械、單調而艱辛。沒有尊嚴、沒有人格,更多的是疲憊、是憂傷、是壓抑、還有恐懼。眾多無辜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就被中共非法關押在這裡。

這是一位法輪功學員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非法關押期間,把自己所經歷的看到的、聽到的,寫成的日記。她又冒著風險把日記從監獄裡面傳了出來。經過法輪功學員的幫助,把它展現給世人,讓世人瞭解被非法關押在監獄裡面的法輪功學員所遭受的迫害。)




文:大紀元首發 冤獄女囚的日記:不堪回首的日子(上)
Youtube:中國新聞_勁news頻道
Youtube:新唐人環球新聞
翻牆部落谷:翻牆、電驢、連環畫、電子報、部落格聯播
台灣國際器官移植關懷協會 YouTubea facebook

2010年5月31日 週一
步步艱辛 處處枷鎖


今天是五月的最後一天,我被劫持到樓上出工整整一個月了,每天緊張疲憊的生活,更讓我體會到監獄生活的艱辛,上廁所或去水房,不小心就會被惡犯訓斥。有幾個惡犯專門欺負法輪功學員,整天監視著法輪功學員,所以整天小心翼翼的。受了欺負也不敢多言,一雙雙無事生非的眼睛盯著。

我由於家人不理解,被親人冷落,沒有家人的照顧,沒有錢,受眾人的歧視,生活上更苦,沒錢買日用品,沒錢買東西吃,沒錢買鞋,就偷偷的到垃圾箱裡揀別人扔掉的破鞋穿。因此腳上被傳染上了腳氣,腳趾頭縫中長出了紅紅的小泡泡。又癢又痛,一撓就破,白天不好意思撓,只能強忍著,晚上也沒有熱水泡腳,苦不堪言。

前天牙痛的厲害,中午飯是陳的大頭菜湯和饅頭,菜湯很難喝,有豬食味,勉強喝了一口,饅頭也很難下嚥,沒甚麼可吃的,只能空著肚子幹活。搬到樓上的日子更艱辛了,繁重的勞動,沉重的氣氛,從早到晚都在車間裡幹活,壓抑,喧鬧,憂傷的情歌反覆播放,把我的傷感也擴大了。

每天的日子就是幹活、吃飯、睡覺,單一的不能再單一了。步步艱辛處處是枷鎖,艱難的日子無言的委屈,變成了淚水,默默的流淌。

2010年7月20日 週三 雨
在魔窟裡被「病」倒


外面的雨還在嘩嘩的下著,陰沉昏暗的天空在痛苦的流淚,發洩著積壓許久的鬱悶與悲傷,也在為迷失中的人而流淚。我坐在陰暗潮濕的囚室裡,望著鐵窗外灰濛濛陰沉沉的天空,一種悲涼與孤獨籠罩著我。

由於長期的緊張勞累壓抑、委屈與迫害,身體終於承受不住了,「病」到了,似乎很嚇人,被獄警帶著到監獄醫院看,下邊的醫生直接把我推到院長那兒,他也看不了,院長說需要到獄外醫院做檢查再診斷。過了幾天後,我被戴著手銬,由四個獄警圍著,看管著,其中一個獄警緊緊的抓住我的胳膊不放,怕我跑了,坐著一輛破車,一路顛簸來到獄外大醫院做檢查,之後醫生說需要做切割手術才能診斷。於是回到監獄等待著家人送錢來再住院治療……

2010年8月9日 週一
經歷了人生中最悲慘的一幕


天涼了,秋天來了,秋風吹得大牆外的樹枝嘩啦啦作響,我在監捨裡又躺了一天。囚室裡冷冷清清,沒有食慾,沒有溫暖,感到很淒涼。

回憶這段時間發生的事,就像電視劇一樣,一幕一幕出現在眼前,家人來接見,看我身體變成這樣,很擔心,接著送錢來去獄外醫院住院,我很愧疚,這幾年家人為我承受了很多,現在又在經濟上拖累他們。

我又一次的被雙手拷在一起,被四個警察看管著送到監獄管理中心醫院住院,當我下車時戴著手銬,穿著斑馬條子的勞改皮,被四個警察包圍著出現在中心醫院一樓大廳裡,進進出出的人好奇地停足觀看,像看外星人一樣,不知我是甚麼「超級」犯人。

此時我的孩子也出現在大廳裡,當看到她善良的母親因為信仰「真、善、忍」而被關押在監獄裡,身體卻變成這樣,現在戴著手銬被眾人當壞人看,她是甚麼心情。那種勉強的微笑和眼中的淚花,我知道她既難過又痛苦,讓她看到這一幕真的很殘忍。好幾年沒見面了,今天一見面看到的都是痛苦。當時我心裏酸酸的,不知怎麼安慰她,一句話也沒說。我做手術的幾天,孩子一直在外面著急地等待,既不能見面又不能通話,只能痛苦地等待。給一個剛剛成年的孩子增加這種人生閱歷,是多麼的殘酷。

監獄管理局中心醫院其實也是監獄,低層醫療設施對外開放,上層樓關著許多有病的犯人和法輪功學員,我住的是八樓,有鐵柵門,鐵窗還有監控室,出入都用密碼和頭像識別的電子門,非常嚴,不是這裡面的工作人員很難進出,而且還有值班警察監管。

這裡面很邪惡,從外面帶的東西一律不讓用,都得買裡面的,剛進去就檢查搜身搜包,脫得一絲不掛,換上那裏的病服。裡面的病人走了一茬又一茬,用過的床單沒人換洗,很髒有難聞的異味。我進去時剛走了一個,騰出床位給我,那床單上還有血跡。又髒又薄的被褥我接著用。

接下來就是檢查身體做手術。檢查時,警察先給我戴上沉重的腳鐐和手銬,到二樓做檢查。腳鐐又緊又沉,每挪一步,腳脖疼痛難忍。

我經歷了殺人犯的待遇,兩次戴著沉重的手銬腳鐐,做檢查做手術時,讓我驚心動魄,麻藥對我不起作用,我能聽到自己的肉被割的聲音,同時感覺到絲絲拉拉的痛,接下來是疼痛難忍,手術之後是翻江倒海的吐,昏迷了兩天,像死過一樣又重生了。又接觸到了各種各樣的病犯,看到聽到都是難過與痛苦。

有幾個法輪功學員也在這裡住院,這裡的醫療條件很差,費用卻非常高,一個陳姓同修,六十多歲,由於長期被奴工,得了半身不遂,住三天院卻花去三千元,進來時是自己走著進來的,出院時是被人抱著出去的,病沒治好,反而越來越重了。我還見到了王秀月老人,她七十多歲了,長期一個姿勢躺在床上,一條腿立著不能動,生活不能自理。家人幾次辦病保,因為她堅持信仰法輪大法,本地不接收,監獄不放她。

我做完了手術,拆了線,又被四個警察劫持回監獄,我經歷了人生中最悲慘最痛苦的一幕幕,讓我刻骨銘心,難以忘懷。

2010年9月12日 週日 晴
被惡犯打小報告


一天昏昏沉沉,迷迷糊糊的過去了,今天是個大熱天,但我囚在這陰暗冰涼的監捨裡,感覺不到外面的熱,只能從鐵窗口望去,火辣辣的陽光把小草曬蔫了。

今天是昨天的延續,昨天發生的事,今天還在眼前縈繞。我昨天中午單盤腿坐著,被一個夜崗看見,認為我在煉功,報告給了獄警,當晚獄警找我去辦公室訓話,很嚴厲,又拍桌子又大聲的訓斥我,語氣很尖銳。我站在她面前,離得很近,平靜的看她生氣發火,拍桌子,既不解釋也不妥協,一句話也不說,她看我態度很強硬,沒被她嚇住,只好讓我回監捨。回監捨組長又找我談話,我表明了態度,我堅信大法,內心從沒改變過,組長也很生氣,立即又報告給獄警……

這狹窄的囚室,沒有自由與尊嚴,沒有陽光普照,充滿了險惡與欺詐,惡犯包夾為了高分,人心各異,背後算計法輪功學員,冷漠無情。真的是像掉在狼窩裡一樣。在這種惡劣的環境中,被無中生有的打小報告的事並不奇怪。我不再躲閃,不在繞圈子,坦然面對。

我厭倦了這種沒有自由,處處受限制的「囚犯」生活,好想衝出這個陰暗的空間,每天得不到陽光,只能遠遠的望著陽光移動。

2011年1月13日 晴
裝有毒的牙籤


今天雖然是晴天,但有些寒冷,每天早上七點半出工或更早,晚上六點收工,十多個小時都在車間裡勞動。車間裡二百多人做工,機器聲,說話聲,吵鬧聲,還有放大分貝的現代搖滾樂、迪斯科,在這吵嘈的喧鬧聲中,日復一日的複製著每一天,度過每一天,單調,無聊,機械的勞動,疲勞吵嘈,有時讓人麻木,有時讓人煩躁,但無處躲無處藏。

今天裝的牙籤有毒,是殘次品,木質發暗,發黃,裡面夾雜著廢料和木屑,還散發著難聞的霉味。牙籤的形狀又粗又短,樣子很醜,裝牙籤的小塑料桶短粗,樣子也很蠢。一眼就能看出,牙籤是不好的木材加工的,裝牙籤的桶是用廢品站回收的廢棄的塑料加工成的,裡外都很髒。此簽此桶都有毒,裝此簽讓人全身不舒服,有的人過敏了,臉上起了紅疹子,紅紅的一片,癢癢的,有的人臉和手腫起來了。我也感到很不舒服,眼睛乾澀,頭昏沉沉的,感覺很疲勞。

粗短的牙籤裝在醜陋的塑料桶裡,外面貼上漂亮的商標,商標上都是英文。多數人也看不懂。把殘次的牙籤和髒兮兮的塑料桶包起來,遮住了裡面的醜和髒,包裝好的牙籤煥然一新,給人感覺好像出口轉內銷的產品,能把消費者騙了。純粹是假冒偽劣產品。監獄就是大型的黑作坊,為了掙錢,甚麼活都接,還幫著小黑作坊做一些假冒偽劣產品,來欺騙社會,欺騙消費者。

2011年1月23日
奴工迫害 白天晚上都被幹活


這段時間過得很辛苦,監區的活非常多,白天在車間裝了一天的牙籤,晚上回監捨還有任務,疊各種紙卡,有時疊到十多點鐘,有的人加班到十二點,都累的腰酸背痛。一到過年、節,外面的繁華,監獄裡人的辛苦,每天緊張的大口喘氣的時間都沒有。白天有白天定好的任務,晚上還要加班加點,晚上六點收工回監捨,一刻也不能耽誤,被趕緊支架子,繼續幹活。有時為了趕任務,晚飯都沒時間吃,洗漱時間到了,也不能去,怕浪費時間,一點都不敢懈怠,累的手、胳膊、肩都連在一起,發麻發漲,隱隱作疼,特別我手術的刀口,裡面還沒有癒合好,常常累的隱隱作痛。

監獄為了賺錢,把人當成了幹活的機器,在車間幹了一天的活,回到監捨還繼續幹活,監區總是在搶活搶活,大家手幹著活,腦袋想的,嘴上說的全是幹活的話,日復一日的重複著同樣的動作,機械,單調,真的變成了幹活的機器。

我們很勞累很辛苦,伙食卻很差,早上是粥,中午飯常常是大蘿蔔湯或大頭菜湯,散發著豬食味,很難往下嚥,晚飯的菜湯很少,只能自己對付吃一口,泡一小袋方便麵,就算不錯的一頓飯了,有時連熱水都沒有,只能空著肚子幹活。年復一年,日復一日,身心疲憊的煎熬著,有時感到很悲哀。明知道是迫害,卻因為害怕不敢站出來說句公道話,隨波逐流,一天又一天的煎熬著。每天看著疲憊不堪的同修,好沉重,再看看年齡大的老同修,每天她們和年輕人一樣的被奴工,真讓人心酸。

由於長期繁重的勞動,精神上的壓力,精神上的壓抑,生活上的清苦,有許多法輪功學員支撐不住,「病」倒了。

2011年2月3日 週四 晴
大年初一惡犯組長破口大罵


昨天是大年三十,2010年農曆的最後一天。因為平時太累了,太辛苦了,所以都盼著過年,在緊張勞累中盼著這一天,在心酸的淚水中盼過年,都希望時間過得快一些。再一個是盼放假,盼休息,盼改善伙食。

雖然在監獄裡過年,大家都很在意過年,平時出工沒有時間洗衣服,昨天放假了都擠在水房裡洗被罩床單,水房裡成了水簾洞,上面掛滿了濕漉漉的衣服,下麵人擠來擠去的還在洗,還在往上掛,進進出出的人流不斷,水滴不時的滴在人身上,穿的衣服也濕了,腳下也濕漉漉的,走廊裡也是濕乎乎的,一不小心就會滑倒。眾人都在為過年而忙。走廊裡大廳四周,鐵門上都掛著花花綠綠的塑料拉花,各監捨的門上貼上了對聯和福字。

此時外面過年的氣氛更濃了,鞭炮聲聲,五彩的煙花在夜空綻放,陸陸續續的不斷,監捨裡許多人都沉默起來,我知道大家都在想家,想親人。

今天是大年初一,按傳統風俗,初一是不幹活的,但監獄雖然放假三天,監區還是分了活,有的人大年初一就開始幹活了,上午因為惡犯組長心情不佳,大年初一破口大罵全監捨的人。本來大家心情都不好,被組長一罵,更糟,這年過的好慘。我默默地在心裏對遠方的親人祝福,祝福他們平平安安、健健康康!

2011年5月19日 陰
惡警突然搜查


今天是我反迫害抗工的第二天了,昨天一天都在痛苦中度過,一種刻骨銘心的痛,讓我自責。

原因是5月17日晚收工回來,剛到監捨放下兜,廁所還沒來得去,包組警官突然闖進監捨,崩著臉,嚴肅的讓全監捨的人站隊,脫衣服搜身、翻監、翻兜子,這突然地搜身翻監,讓我措手不及。我站在走廊裡,緊張的七上八下,因為手抄的經文都在兜裡。

不一會兒門開了,二個警察拎著東西走了,我急忙奔到床前,看見兜裡的東西全倒出來了,經文被警察拿走了,緊張的心一下痛苦起來。

冷靜的思想前後發生的原因,才猛然醒悟,這次突然翻監是衝我們幾個法輪功學員來的,直接衝我來的,因為我的床緊挨著可惡的組長,組長發現我兜裡有經文,就背後報告給了惡警,因此惡警突然襲擊,把我們三個法輪功學員的床鋪翻得很細,其它刑事犯的床都沒動。

這次教訓太深刻了,是由於我的懈怠與執著,才使得辛辛苦苦抄寫的經文被搜走,損失慘重。這件事讓我銘心刻骨,心痛的同時,更讓我堅定和清醒,我抗議對法輪功學員的不公平。

2011年8月30日 週二 晴
被劫持到隔離區


我從樓上被劫持到樓下隔離區已有一週了,來到這個陌生的環境中,我想盡力做好。這裡的許多人不熟悉,有的剛認識,有的還分不清叫甚麼。我看到的只是每個人的外表,脾氣秉性內質的東西還需要慢慢的去觀察和接觸。幾天的相處,我已經感覺到了一些說不請的東西,一種悲涼隱隱出現。我似乎明白了,我為甚麼被劫持到這裡,不單單是因為反迫害抗工,才劫持下來,新的魔難又開始了。

今天中午去廁所時,看到常姨默默地坐在廁所的窗台上。七十多歲的老人,因為信仰「真、善、忍」被枉判七年半,滿嘴沒有一顆牙,吃東西很費勁,身體經常不舒服。她所在的監舍人多人雜,空間狹窄,還有許多人擠在一起被奴工,電視的聲音又大又吵鬧。人生七十古來稀,她應該在享受晚年,現在卻在監獄裡煎熬。

六月時,常姨交了嚴正聲明,表示要繼續堅持修煉法輪功。監區就把她隔離起來,女兒來接見,不讓她見,不讓她去超市買東西,不讓她定菜。有一次打水,偶爾碰到她,她說三天沒吃一口菜了。我聽了很難過,卻又沒有能力幫助她。

監獄為了轉化法輪功學員(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法輪功),甚麼招都使出來了,精神上摧殘,生活上「三不讓」(不讓買菜、不讓去超市、不讓接見),一旦被迫妥協放棄修煉,又被奴工,讓法輪功學員身心疲憊、苦不堪言。

2011年9月29日 週四 陰雨
同修被迫害致死


早上站在鐵窗前,看到大牆外,深溝坡上的野草黃了,對岸上的樹葉也變黃了,被秋風一吹,颯颯作響,有的黃葉被風吹落在地上,滿目荒涼。被綁架進監獄後,一直盼時間快過,送走一個秋天又迎來了另一個秋天。那份憂傷,那份淒涼還在心頭,讓我感覺到心痛。

前幾天聽到不幸的消息,同時被綁架進監獄的兩個年輕的同修離世了,一個在監獄裡被迫害死的,一個在監獄裡被迫害致病重,病保回家不久去世的。聽到這不幸的消息,大滴大滴的淚水不由自主的流了下來,我難以接受這個事實,希望是謠傳,但又抑不住內心的悲痛,回憶起我們在艱難的歲月中同甘共苦,互相鼓勵、互相扶持,互相幫助,而現在……

前幾天女兒來接見,她走後,我被悲痛和傷感包圍著,感受到的是壓抑、悲涼、孤獨和寒冷。

2011年10月30日 晴
痛苦無奈的一天


現在是冬天了,早上五點起床時,天還沒亮,外面黑黑的,起來很久才發亮,外面霧氣茫茫,昏昏暗暗。中午時才見到外面明亮起來,也看不到太陽懸在哪。我感覺好久沒見到太陽和月亮了,也分不清東南西北了,長期生活在這狹窄的囚屋裡,忘了外面的大自然是甚麼樣了,感受不到春夏秋冬的變化,只能從鐵窗向外看有限的空間,樹葉黃了,樹葉落了,天氣變涼了,從日曆上才知道節氣到了哪一天,一天復一天的悶在這狹窄的監捨裡,艱難的熬過了一天又一天,每天都希望時間過的快點再快點。

這幾天裝牙籤,早上五點二十還在睡夢中,夜崗就喊洗漱,被很不情願的起床、洗漱,外面還漆黑,就開始了一天的勞作,中午飯後休息一會,剛睡著,就被組長叫起來幹活,很難受,很無奈,好半天才緩過神來,天天如此的這麼過,真是一種殘酷的折磨。

昨天下午我站在窗前往樓下看,看到大牆內又加了一圈電網。高牆,電網,鐵門,鐵窗這一道道圍牆,禁錮了裡面的人的自由,抑制了裡麵人的思想,眾多的被綁架來的善良無辜的法輪功學員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

2011年11月16日 陰雨
大人物來檢查弄虛作假


一天即將過去了,不知是甚麼大人物來監獄視察,從昨天晚上監區就通知收拾衛生,昨天晚上把所有的幹活的原料都轉移到車間裡藏起來了,今天早上起來就開始裡裡外外的打掃衛生,走廊裡,監舍內都收拾的利利索索的,擦的乾乾淨淨。為了上面的檢查,整個監獄做了充分的準備。所以一天都沒幹活,假裝監獄對法輪功學員的條件優越,假裝學習,矇騙檢查的。中午打飯是監區大隊長親自出馬,還有一個警官跟著,看來今天的檢查非同小可,檢查的人物來頭不小,所以整個監獄緊張兮兮的,再加上陰雨的天氣,更渲染了這緊張壓抑的氣氛。

2011年11月22日 週二 晴
冰冷的小號


監獄是人間地獄,今天又發生了一件讓人難過的事,同修琳被關押進小號迫害,這麼寒冷的冬天,只穿著襯衣、襯褲,小號裡沒有暖氣。當時我的心抽搐到一起,淚水流了出來,好心疼同修,因為信仰「真、善、忍」被枉判12年,二十幾歲的孩子在監獄裡熬了將近10年,現在三十出頭了,人生中最美好的年華埋葬在冤獄裡。因為半夜打坐,被惡人們看見,打報告給惡警,因此發生了被關押小號的事,這樣的事也不是一次了。

2011年11月23日 週三 晴
悲傷的一天


早上起來就抗工,不參加勞動,因此組長很生氣,訓斥我。我聽說琳在小號裡凍的心臟病發作,半夜被送進醫院,兩個包夾看著一夜。早上剛緩過來,又被送進小號迫害了。中午時,聽到值班人員急促地呼喊聲,琳再一次凍的心臟病發作,被緊急送回了醫院。小號裡那種寒冷是無法想像的。從一個包夾的口中知道,把琳關押在一樓,又潮濕又陰冷,還沒有暖氣,寒冷的大冬天強制她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他們就是這樣毫無人性地折磨善良無辜的法輪功學員。

我悲傷是因為同修遭受如此的折磨,我悲傷是因為對法輪功學員不公平的待遇。刑事犯打仗、罵人、違紀、偷拿東西,都沒有關押小號受這樣的折磨,法輪功學員只是半夜坐了一會就被折磨成這樣。我悲傷是因為步步艱辛,處處是枷鎖,度日如年,每一分每一秒都很難熬。無言的委屈變成了眼淚默默流淌。(未完待續)

【大紀元2013年06月21日訊】

為器官殺人:中國政府秘密的器官移植生意

相關連結:
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黑幕
慘絕人寰 中共對女性法輪功學員的性虐待 | 真實的江澤民 | 江澤民 | 大紀元
廣西女子勞教所摧殘女性法輪功學員調查報告(下) | 酷刑 | 大紀元
世界各國法輪功學員聚紐約 吁聯合國調查迫害 | 大紀元
世界各國法輪功學員紐約遊行 慶大法弘傳21週年 | 大紀元
10.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 不配做人
組圖:奧習會 法輪功學員前往吁停止迫害 | 習近平訪美 | 大紀元
廣西女子勞教所摧殘女性法輪功學員調查報告(上) | 酷刑 | 大紀元
為什麼要關心法輪功學員被活摘器官?
組圖:七千名法輪功學員遊行震撼唐人街 | 大紀元
法新社專訪法輪功學員 勞教所惡行日益成焦點 | 馬三家 |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