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鬼頭上的女人

【中國視頻評論_冤獄】
【歷史巨變正在中國發生】 【法輪功真相就是指路燈】
中共的監獄是一個可怕的地方,那是人間地獄。眾多無辜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就被中共非法關押在這裡。這本用血淚寫成的日記記錄了法輪功學員所遭受的鮮為人知的邪惡迫害。圖為中國監獄。

(編者註:中共的監獄是一個可怕的地方,那是人間地獄。身體失去了自由,精神也失去了自由,再加上繁重的勞動,使裡面的人生活機械、單調而艱辛。沒有尊嚴、沒有人格,更多的是疲憊、是憂傷、是壓抑、還有恐懼。眾多無辜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就被中共非法關押在這裡。

這是一位法輪功學員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非法關押期間,把自己所經歷的看到的、聽到的,寫成的日記。她又冒著風險把日記從監獄裡面傳了出來。經過法輪功學員的幫助,把它展現給世人,讓世人瞭解被非法關押在監獄裡面的法輪功學員所遭受的迫害。)



文:大紀元首發 冤獄女囚的日記:不堪回首的日子(下)
Youtube:中國新聞_勁news頻道
Youtube:新唐人環球新聞
翻牆部落谷:翻牆、電驢、連環畫、電子報、部落格聯播
台灣國際器官移植關懷協會 YouTubea facebook


黑龍江省女子監獄(網絡圖片)

2011年12月13日 週二 晴
單調枯燥的監獄生活


現在已經進入了深冬,還沒有下過一場雪,我們這些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被囚禁在這一席一地,和外界斷絕了一切信息,中間有深溝、高牆、電網、鐵門、鐵窗,每天只能隔著鐵窗望西北,忘了太陽從甚麼地方、甚麼時候升起來,又甚麼時候落下去,都看不見,哪是東?哪是西?我分不清了。

監捨裡的生活單調枯燥的令人窒息,吃喝拉撒睡,言談舉止都是按照一種嚴格的規則進行的,如果說時間是運動的,那麼在這裡不是向前走,而是旋轉的,圍繞著壓抑、鬱悶、痛苦在旋轉。身心疲憊和孤獨,眼中的世界也變小了,外面的世界不存在了,眼中只有監捨這個狹小的空間,不管外面的陽光怎麼明媚,監捨裡始終是昏暗的。

11月22日,琳因為打坐被關押進小號,被凍的心臟病發作而住進醫院,聽包夾說,琳來例假大出血,一夜去廁所十八趟,由兩個包夾看著,過半個月後,琳被惡警強迫著、包夾哄騙著寫了類似妥協的東西才出醫院,直接被劫持到樓上隔離組。我為此難過傷心。

在這個陰冷潮濕的沒有陽光的囚室裡,我感到寒冷和孤獨,我很想出去,很想擺脫這個可惡的地方。

2011年12月25日 星期天 晴
聖誕節,監獄裡響起了「法輪大法好!」


今天是聖誕節。外面一定很熱鬧,可在監獄裡,一切照舊幹活,既不是休息日也不是節日。

上午發生了驚心動魄的一幕:在八點時,樓下部份同修同時高喊「法輪大法好!」我當時心一驚,聽著發自內心的喊聲,我眼圈濕潤了,想跟著喊,隨即而來的是組長、幫教、包夾氣急敗壞的吵罵聲,一邊推搡著同修,一邊捂同修的嘴,說出一大堆抵毀人格、侮辱同修的話,我實在聽不下去了,就和她們理論,我問她們,喊「法輪大法好」不好嗎?她們無語,也停止了說三道四。

我看到一個同修在走廊裡向防火門口連續大聲高喊「法輪大法好!」惡組長拽她去捂她的嘴,還氣急敗壞的說著甚麼,其他組都有喊的,同修們開始反迫害了,讓我很佩服。

這一下監區空氣緊張起來,法輪功學員碼坐,監區對各組長、包夾開會施加壓力,降分數等,各組組長和包夾更加氣急敗壞,拉著長臉,說話都沒有好氣,監區惡警還鼓動車間的蠻橫者到樓下來吵罵法輪功學員,嚇唬同修,如果再喊就會怎麼怎麼地,有的甚至還想打同修,有個惡犯指名道姓地罵一位七十多歲的老年同修,只因她喊了「法輪大法好!」惡警利用惡犯來欺壓打罵善良的法輪功學員,這是監獄的一慣做法。

今天發生的事要改變今後的生活秩序了,早上五點二十起床,碼坐,一直坐到晚上八點半點名,才開始拆被撂,對法輪功學員迫害又加大了力度,氣氛壓抑得要窒息了。

2011年12月26日 週一
監獄利用惡犯欺侮法輪功學員


今天早上五點二十起床,十分鐘洗漱打被撂之後,我開始掃地,擦門擦做工的大案板,擦窗台,擦地,忙完之後開始被坐小板凳。天還沒有亮,外面還黑著,一天的碼坐開始了,心裏有說不出的難受。現在我不再驚慌,不再害怕了,能冷靜的想一想,惡人為甚麼怕同修喊「法輪大法好!」

現在,整個監區變的更加緊張壓抑,晚上車間收工回來,監區惡警慫恿惡犯挑鬥一些亡命之徒,來欺侮同修,有的大吵大嚷,有的說三道四,抵毀大法、誹謗同修。以前刑事犯打仗或違紀,全監區跟著降等,也沒有發瘋或找誰撒氣,現在法輪功學員只不過喊了句「法輪大法好!」,在這個黑白顛倒的地方,惡警們卻利用「誅連九族」的方法,來牽連全監區的人,挑鬥仇恨,來仇視法輪功,欺壓法輪功學員。

2011年12月27日 週二
狼煙四起


監區大隊長親自給各組組長幫教、包夾開會再一次施加壓力,並告訴她們本月份分降等降到二分,法輪功學員喊「法輪大法好!」是她們監控不到位,對法輪功學員要嚴加看管,嚴格遵守作息時間等,所謂的作息時間,是給法輪功學員制定的,甚麼時間起床,幾點碼坐,幾點去廁所等等。包夾聽到分降後,氣急敗壞,眼睛都變綠了,看法輪功學員就像看敵人一樣。

在惡警的指揮下,各組組長、幫教、包夾各顯其能,監視法輪功學員更賣力氣了,各組組長常常因為一點小事,小題大做,訓斥吵罵法輪功學員,包夾們有了「上方寶劍」,更是不可一世。昨天早上就聽到三組吵成一團,不知包夾又吵鬧哪個同修,晚上收工回來,樓上的道長下樓來,站在樓道裡喧洩了一番。說到高潮還想動手,被跟前的明白人擋住了。二組的包夾整天吵鬧聲不斷,被非法關押在二組的法輪功學員多數是老年人,行動遲緩,被包夾惡犯大呼小叫的。

包夾還當著眾人的面譏笑一位法輪功學員,這位同修被枉判12年,因絕食反迫害被灌食,留下後遺症,食道管受到傷害不斷咳嗽,頭不斷搖晃,走路後退,行動緩慢,讓包夾當成了笑料。

中午飯時,醫院裡的一個精神病人高喊「法輪大法好!」其實這是監獄惡警搞的陰謀,他們利用精神病人喊「法輪大法好」來引誘法輪功學員上當,惡警坐在監控室裡觀察每個學員的一舉一動,妄想迫害同修,侮辱法輪功,真是邪惡啊!精神病人的聲音很快被眾多同修識破,監獄迫害同修的陰謀沒有得逞。

整個監區裡氣氛壓抑得快要讓人窒息了,2011年的最後幾天怎麼這麼難熬,形形色色的惡犯藉此機會表現自己,本來與她無關的事,也跟著到樓下大吵大嚷,嚇唬法輪功學員,迫害著無辜的法輪功學員。

2012年2月4日 週六 晴
沉重的一天


今天是立春,寒冷的冬天過去了,春天不緊不慢的來了。外面的陽光明媚,我站在囚屋內,望著外面的陽光,陽光無私寬容的普照大地。

新年似乎過去了,早上起來被逼著掃了一陣毛,給新做的警服剪線頭。我感覺時間似乎慢了,回家的心、衝出去的心強烈起來。外面的天氣那麼好,我們卻囚在這個陰冷的屋裡,一道道鐵門鎖著出不去,上廁所包夾跟著,去洗漱盯著,一言一行都在包夾的監視中。讓人很不舒服,囚屋裡的冷言戲語不斷,更讓人難受。

2012年2月6日 週一 陰
傷感的正月十五


今天是正月十五, 窗外辟里啪啦、辟里啪啦地放著煙花。有遠處的,有近處的。同監捨的犯人有的趴在窗台上向外望。她們發出驚喜聲、讚美聲、嬉笑聲,外面還有喧鬧聲,外面過節的氣氛好濃好濃。

囚屋裡和往常一樣沒有甚麼特別,沒有過節的氣氛,也沒有電視看,冷冷清清的。只是監獄給放了一天假,一放假屋裡的人多,空間狹窄,我只能在床上呆著。所以我也沒有到窗台前看煙花,站在鐵窗裡遠遠望外面高空中的煙花,會給人帶來傷感。

我有些鬱悶,感到孤單,想起了茹,我的好同修、同學又是同事。一起被綁架,一起被關押,一起被判刑,一起被劫持進黑龍江女子監獄,一起被開除公職。又同時間在監獄管理局中心醫院住院,而且在一個屋。一路走來互相照顧,互相鼓勵,在魔難中互相幫助。2010年8月5日那天她家給她辦病保回家。我又回到女子監獄,從此分離。她回家不到一年被迫害離世,一想到她的去世,我就淚水漣漣,悲傷湧上心頭,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不願相信這是真的,她還那麼年輕、那麼豁達、那麼有才華,被中共迫害早逝。走的這麼匆忙。

春天來了,應該把冬天的鬱結都融解風化掉。

2012年2月28日 週日 小雪
霉暗的囚室


一天在忙碌中過去,上午被給警察服掃毛,緊接著搓棉簽,中午飯後又掃毛,搓棉簽。時間在這緊張又機械中過去。

下午又新綁架來了四個法輪功學員。每次新綁架來的法輪功學員都在三樓囚室裡洗腦迫害一段時間後,再被劫持到四樓。這樣我們幾個人樓上樓下的幫助她們搬運東西。一個學員被分到十組囚室、一個學員被分到三組。十組一進門就有刺鼻的霉味,進屋一看,四周的牆上、天棚上全長綠毛,整個牆壁佈滿了密密麻麻的綠霉點。屋裡更加陰暗潮濕,像一個年久失修的倉庫,可是裡面擠滿了十八個法輪功學員。看到同修小芹,我很心疼她,她身體虛弱的出不了工,長時間在這樣潮濕發霉的囚屋裡呆著,身體怎麼能受得了啊。到三組一看天棚也是如此,只是霉味不像十組那麼大。

2012年3月8日 週四 雪
監獄裡的包子


今天是3月8日,是邪黨的婦女節,全監獄放假一天。窗外正飄著雪花,紛紛揚揚的雪花在空中飛舞著。老天陰沉了三天了,雪時下時停,整個一個冬天景象。

晚六點洗漱出來,看到關押在二組的王姨難受地蹲在廁所門口,臉蠟黃。包夾犯人很漠然地、不耐煩地站在她跟前。六十多歲的老人,在這裡受煎熬,因為信仰「真、善、忍」,邪黨冤判她六年。回屋後心裏一直牽掛王姨,八點左右的時候王姨被送進了監獄醫院。

一個包夾犯人和家裏人打電話,和八十多歲的老母親通話,母親問她中午飯吃的甚麼?她說包子,母親說還能做包子啊,她說就是把饅頭摳個洞,裡面放上餡,就是包子,母親聽後哭了。

刑事犯可以給家人打電話、通信,可以接見,可以隨時去廁所,可以洗衣、刷碗。可是法輪功學員卻沒有任何自由,被關押在這裡的法輪功學員裡玉書,被灌食迫害十年,十一年裡家人多次來探望,可是監獄只讓她哥哥和丈夫見過一次,其他人都沒讓見過。如今,裡玉書已被迫害的瘦骨嶙峋。

中共監獄的邪惡,是一般人很難想像的。

2012年4月2日 週一 晴
「法輪大法好!」


這幾天氣溫下降,在囚屋裡感覺到很冷。

早上七點左右,對面過道囚室有一個同修高喊「法輪大法好!」連續喊了很多遍。聽到這親切的聲音,淚水不由自主地流了出來,內心的激動無以言表,我多麼想和她一起喊啊。此時我只能在心裏默默地和她一起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

這喊聲引來了惡人的制止。聽到打罵與捂嘴的聲音。樓道裡空氣一下緊張起來,惡警牛翠松馬上給各組長開會,施加壓力,怕法輪功學員都跟著喊。

上午坐那兒搓棉簽,心裏壓抑得難受,我多麼想放開聲音自由地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2012年4月12日 週四 半陰半晴
監區長親自監督翻監


勞碌了一天,總算休息了。感覺很疲憊,很想躺下來睡一覺。

今天上午一直忙碌的搓棉簽,下午一點鐘,有人告訴樓道裡要翻監,都到走廊裡去站,其他組的人已經在走廊站著了。各組警官、惡警們都在走廊裡搜身,先排著隊讓警官在身上上下摸,再脫去衣服,脫了鞋,摸兜看鞋裡面。此時沒有了尊嚴,更談不上人格了。

然後惡警們進屋翻鋪。監區長沉著臉親自來監督,進各組看看翻的情況。各組警官翻的更仔細了。此時整個樓道充滿了緊張與恐懼。

我平靜地面對著,這一切像電影一樣放映著,發生著。我不再緊張、不再恐懼,也沒有了壓力。像看電影一樣平靜地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這一切似乎與我無關,我只是個觀眾。

沒有了怨,也沒有了恨。

2012年6月3日 週日 陰雨
可憐的刑事犯〈/b〉

早上發掃毛的活,組長發現發的不公平,就發牢騷但不敢跟警察說。沒有人主持正義,許許多多的不公平,只能背後發牢騷。然後她們自己安慰自己,再轉移話題搞笑幾句,日子就是這樣熬過去的。

犯人們每天說的話題最多的是,這個月多少分,上個月多少分,誰降等了。一共掙了多少分了。幾月份有卷啊?甚麼時候報卷啊?報卷還差多少分?能減刑多長時間?這次報卷有誰誰?有多少人等等。要不就是算這次減完刑還有幾年,甚麼時候回家等等。她們把分看的非常重,為失去一分而痛哭流淚,為多得一分而高興的請客。為了分甚麼都敢做。監獄惡警們就利用分來牽制她們,讓她們監視迫害法輪功學員,欺壓法輪功學員。她們也很可憐,自己被利用了還很高興,自己欺壓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犯罪了還不知。

〈b〉2012年7月19日 週四 晴
對法輪功學員的瘋狂迫害已到極點


法輪功學員大秋今天中午被牛隊長帶走了,因為大秋在車間抵制多加的活。兩個大隊長就想找她的小腳,特意讓一個小警官翻號,是針對法輪功學員的,一遍沒翻著東西,對法輪功學員又翻第二遍,翻出了一張紙上面寫著經文,兩大隊長就找她談話,她不妥協還和牛隊長講真相,被牛隊長帶走關押進小號迫害。這是大秋第二次被關押小號迫害了。上一次是去年的11月份,小號裡沒暖氣陰冷潮濕,還特意開窗戶凍她,每天只喝稀粥。監區裡是殺雞給猴看,嚇唬膽小的。小號裡還關押著其它監區的同修,每天上午八點鐘就聽到小號裡傳來「法輪大法好!」的喊聲。同時也聽到捂嘴和吵罵聲。

十監區的氣氛更沉重,法輪功學員互相之間不許說話,洗漱、上廁所由包夾跟著出一個進一個,這一切都由惡犯頭張芳菁(38歲,組織賣淫罪)唆使其他犯人幹的。

法輪功學員裡玉書不配合迫害,惡犯包夾鄧忠焰就對裡玉書拳腳相加。7月12日,裡玉書上廁所,被惡犯張芳菁、張賀、馬淑華等七、八個人連踢帶打拖向監捨。這樣的事情每天都在發生,這裡的法輪功學員們現在被嚴加監控。全監捨二十多人,日夜監視不得出去半步,如果走出去就扣包夾和全組犯人的分,來挑唆犯人仇恨法輪功。

邪惡迫害已經到了極點,被非法關押在哈爾濱女子監獄的法輪功學員每天光著上身去衛生間和洗漱間,邪惡的流氓警察和犯人感到非常開心和恥笑,只有那些人性良知尚存的人看到,感到氣憤和同情,但不敢前來相助。7月16日法輪功學員李佩賢上廁所,張芳菁不讓去,結果尿到內褲裡,現在李佩賢被剝得一絲不掛,惡犯就在她後背上寫上「犯」字,這些都是在張芳菁的唆使下干的。女子監獄每天都在發生著這種毫無人性的事,折磨著法輪功學員。

後記

我被綁架進哈爾濱女子監獄後,一路走下來,更讓我堅定了自己的信仰,讓我堅強,讓我明智,更讓我清醒。更能分清誰善誰惡,誰正誰邪。一個不讓人做好人、迫害好人的政黨不是邪惡的嗎?

每當回憶這段在監獄裡不堪回首的經歷,我都會淚水漣漣,那種沉重的壓抑,那種淒慘與悲涼,那種委屈與痛苦還在心頭縈繞,揮之不去。中共惡黨對法輪功迫害的十四年中,我受到的迫害和我看到聽到的法輪功學員受到的迫害,只是冰山一角,那些被判十多年堅持信仰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死的,被迫害殘廢的已記不清多少了,真是罄竹難書。

我從魔窟中出來了,身心都傷痕纍纍,眼睛花了,頭髮白了,牙齒鬆動脫落了好幾顆,臉上皺紋增加了許多,當年年輕睿智的影子沒有了。這場迫害讓我失去了工作,失去了家庭,變的兩手空空。即使這樣,派出所、610、社區、片警仍然不時上門騷擾,還監聽電話。為了自由,我不得不遠走他鄉,流離失所,過著漂泊的日子,再一次讓我體會到生活的艱難,讓我感受到這場邪惡的迫害還在繼續著。

我常常想起被迫害失去生命的同修,和他們相比,我是倖存者,因此我要把我的親身遭受的迫害說出來,揭露邪黨對善良的法輪功學員慘無人道的打壓與迫害,大聲呼籲國際社會伸出正義之手,立即制止這場迫害,讓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早日重見天日,為失去生命的法輪功學員伸冤昭雪。

【大紀元2013年06月21日訊】

自由中國主題曲: 〝The Courage to Believe〞

Trailer 1 of Free China

Trailer 2 of Free China

相關連結:
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黑幕
慘絕人寰 中共對女性法輪功學員的性虐待 | 真實的江澤民 | 江澤民 | 大紀元
廣西女子勞教所摧殘女性法輪功學員調查報告(下) | 酷刑 | 大紀元
世界各國法輪功學員聚紐約 吁聯合國調查迫害 | 大紀元
世界各國法輪功學員紐約遊行 慶大法弘傳21週年 | 大紀元
10.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 不配做人
組圖:奧習會 法輪功學員前往吁停止迫害 | 習近平訪美 | 大紀元
廣西女子勞教所摧殘女性法輪功學員調查報告(上) | 酷刑 | 大紀元
為什麼要關心法輪功學員被活摘器官?
組圖:七千名法輪功學員遊行震撼唐人街 | 大紀元
法新社專訪法輪功學員 勞教所惡行日益成焦點 | 馬三家 |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