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評論新聞_鄧文迪_中共間諜】

【歷史巨變正在中國發生】
鄧文迪據傳是中共間諜?傳媒大亨默多克提出與第三任妻子鄧文迪離婚日前,海外中文網站泛華網披露:「正鬧離婚的那個女強人是總政間諜」。


文:大紀元首發 鄧文迪被曝是解放軍總政頭牌間諜
Youtube:中國新聞_勁news頻道
Youtube:新唐人環球新聞
翻牆部落谷:翻牆、電驢、連環畫、電子報、部落格聯播
台灣國際器官移植關懷協會 YouTubea facebook

(網絡圖片)
傳媒大亨默多克提出與第三任妻子鄧文迪離婚,並指半年前婚姻就已「不可挽回地」破裂,英媒披露默多克離婚有驚人內幕 :後悔娶了鄧文迪。不少網民把鄧文迪稱為「她的一生就是一部小三奮鬥傳奇」。日前,海外中文網站泛華網披露:「正鬧離婚的那個女強人是總政間諜」。

傳媒大亨默多克提出與第三任妻子鄧文迪離婚,並指半年前婚姻就已「不可挽回地」破裂,英媒披露默多克離婚有驚人內幕:後悔娶了鄧文迪。不少網民把鄧文迪稱為「她的一生就是一部小三奮鬥傳奇」。日前,海外中文網站泛華網披露:「正鬧離婚的那個女強人是總政間諜」。

泛華網稱,在核實這個消息時集中瞭解了「那個女強人」的背景,發現其經歷非常不同凡響,包括在飛機上與關鍵人物結識、在雞尾酒會上用潑酒的方法引起注意、人工授精方式產子等等一系列匪夷所思的、超現實的手段,實在是比好萊塢的間諜大片還要精彩。

「正鬧離婚的那個女強人」被曝光是中共頭牌間諜

6月17日,泛華網援引北京內幕人士消息稱,目前在全球範圍內搞得沸沸揚揚、正在鬧離婚的那個女強人,真實身份竟然是解放軍總政治部聯絡部宣傳局的頭牌間諜!

泛華網報導稱,北京內幕人士對其表示,他的一個來自總參謀部的消息源說,總政目前正在大地震,以應對突如其來的離婚消息。

消息稱:那個女強人在大學一年級時就被總政聯絡部在廣州的分局吸收,試圖培養成為外派香港的間諜。北京內幕人士說,當時正值中國收回香港,而控制整個香港媒體的任務就是由總政負責。總政不僅直接操辦鳳凰衛視,還通過控制股份來操控香港報紙。對於一些西方傳媒控制的香港媒體,將人員打入進去就成為最有效的方法。

「完全出乎總政的意料,那個女強人工作能力非常強大,不僅成為該衛視管理層中唯一的中國女性,而且開始與傳媒王國的大老闆談上了戀愛,並最終成為其夫人。」

耶魯大學學費來源可疑

據泛華網的調查發現,那個女強人的耶魯大學學費來源並不清楚。有媒體報導,其巨額MBA學費是得到一位與該女相交了5年的男友相助。但泛華網發現在這之前,該男友並不是有錢人,只是一位李姓中國體操明星在加州開設的一間體操學院的經理;而這個經理職位還是通過其與李姓中國體操明星介紹獲得的。她與李姓中國體操明星的妻子是加州州立大學的住校室友。

泛華網質疑:一個耶魯大學的MBA學生有沒有必要遠渡重洋到香港見習。最蹊蹺的是,一個見習生會購買頭等艙的機票嗎?那是1996年,她也不是甚麼富二代。

英國《週刊》:身手閃電般敏捷的鄧文迪是中共特工?

早在2011年7月21日,英國雜誌《週刊》(The Week)就曾報導,當一盤剃鬚泡沫威脅了默多克的尊嚴時,他的妻子鄧文迪迅雷不及掩耳的防衛令英國情報圈裡很多人回想起曾一度被普遍接受的說法,即鄧文迪是中共秘密特工。

報導說,傳言中共一直試圖接近美國商業權力的中心。鄧文迪似乎輕而易舉就得到一對美國夫婦的支持,離開中國到美國讀書。她初到美國,在遇到默多克之前的行蹤也頗為神秘。

一家名為Crikey的澳大利亞網絡雜誌在鄧文迪與默多克1999年結婚後曾調查過她,並引用鄧加州大學經濟學教授Ken Chapman的話說:「她是個奇怪的人。你永遠無法知道關於她的什麼是可信的。」

「她就是這樣的,從中國一下飛機,拿的電腦比大家見過的都高級。」「她到很有情調的地方休假,大學假期到處旅遊,顯然很有錢。」

報導說,當那些議員和保安還坐在原位的時候,鄧文迪為捍衛自己年過八旬的丈夫所表現出的閃電般的矯健身手,是否是訓練有素的特工的不經意的表現?

不過,報導說,雖然鄧文迪做為特工來到美國的推測會是個很精彩的故事,遺憾的是證據不足。

報導還說,中共早在如今沸沸揚揚的網絡間諜之前就有歷史悠久的各種間諜活動。2008年,《華盛頓郵報》曾引用一位美國官員的話,把中共通常由教授、學生及學者組成的間諜情報網比做「智能吸塵器」,廣泛收集美國的各種情報和機密。

英媒:默多克離婚有驚人內幕 後悔娶了鄧文迪

今年6月13日,默多克提出與第三任妻子鄧文迪離婚,原因有多種說法。近日,英國廣播公司財經記者羅伯特曝默多克的決定背後有驚人內幕。這位傳媒大亨曾對兒子透露「後悔娶了鄧文迪」。

羅伯特-帕特森是英國廣播公司一名財經記者,他在微博透露通過自己在新聞集團內部的一位和高層關係緊密的朋友瞭解,默多克提出離婚內幕驚人,但對於究竟是甚麼原因他沒有透露。而近來有外媒轉述業內人士描述,稱對默多克提出離婚並不感到意外,因為兩人早已「各自獨立生活」,並且與挽救婚姻相比,默多克更關注他「媒體帝國以及進軍娛樂產業前景」。該人士表示,近年來默多克要鄧文迪把重心都放在照顧孩子上,而自己則把精力投入到管理新聞集團的業務中。

據外媒稱,兩人最早出現矛盾是在2006年,當時默多克曾對外宣稱鄧文迪的兩個女兒不會和自己前妻生的三個子女一樣,擁有對公司相同的股權及決策權。默多克的傳記作者邁克爾-沃爾夫也透露,早在幾年前默多克就對這段相差37歲的婚姻產生了懷疑,他曾在和自己的長子拉克蘭交談中透露「娶鄧文迪是個錯誤。」

到了今年初奧斯卡頒獎禮時兩人的矛盾似乎公開化了,有媒體回憶稱整個慶典現場,鄧文迪給人的感覺都是「傲慢的」,對默多克「相當不耐煩」。

默多克偷襲者自述:看到鄧文迪兩眼冒火

強尼‧馬普爾斯(Jonnie Marbles)講述了在短短幾秒鐘發生但是卻成為世界媒體頭條的事情。2011年7月19日他在偷襲默多克時,看到默多克妻子鄧文迪的眼裡充滿怒火。

他說:「當我接近他(老默多克)的時候,鄧文迪站起來,向我猛撲過來。我沒想在那天跟人打架。我意識到時候到了,我就把派向他臉上扣過去。鄧文迪當時正在打我,詹姆士‧默多克站起來大喊,他(老默多克)看起來很節制,等著人們來關照他。」

談到默多克的妻子鄧文迪,馬普爾斯說:「我記得她眼睛裡的怒火,我可以感到她的眼神真的很激動。我不想再和她較量。」

鄧文迪和曾慶紅「套交情」

著有《中國太子黨》一書的作者John Garnaut曾在《悉尼先驅晨報》發表文章寫道,中國的商業運作與中共「太子黨們」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似乎執政的共產黨也無力阻止他們。

文章披露,當在中國政壇握有大權的曾慶紅提出想看看澳大利亞的精髓後,1999年訪問澳洲時曾慶紅被帶到拉克蘭‧默多克的豪宅,享受了一頓悠閒的晚餐。陪同魯珀特‧默多克的是他的新婚妻子鄧文迪。鄧文迪為曾慶紅作嚮導和翻譯,她的表現率先說服了曾慶紅為什麼星空衛視新聞集團(NewsCorporation』s Star TV)應該進入中國。

1989年中共改革派趙紫陽被清洗後,江澤民帶著曾慶紅從上海來到北京。他們的使命不再是限制太子黨斂財,而是竭力取得他們的最大支持。

曾慶紅1999年訪問澳洲時,其兒子曾偉已成澳洲當地巨富。曾慶紅,在悉尼參觀西方媒體大亨默多克(Rupert Murdoch )的福斯頻道播音室時,被介紹給正在拍攝電影《紅磨坊》(Moulin Rouge)的著名影星妮可‧基嫚(Nicole Kidman)和伊旺‧麥奎格(Ewan McGregor),笑得合不攏嘴。這場戲的安排者就是默多克的前妻鄧文迪。

當時,曾慶紅在默多克長子拉克蘭(Lachlan)的豪宅下榻,由默多克與新婚妻子鄧文迪接待,鄧文迪擔任曾慶紅的翻譯和嚮導。兩人竭力跟曾套交情,企圖使默多克的新聞公司電視節目能打入中國市場。為了準備曾的晚宴,悉尼一家最高檔的餐廳關門一天,使曾慶紅在悉尼歌劇院和海港大橋的傍晚美景下,品嚐當地的著名海產青邊鮑魚。

2008年,曾慶紅的兒子曾偉以3,200萬美元的天價,在那裏買下一處有百年歷史的海邊豪宅Craig-y-Mor。此事當時並未引起外界注意。後來曾偉向地方議會申請推倒老屋,新建一幢更宏大的房屋,在當地引起爭議時,媒體才報導這件事。

默多克一直想打入中國的市場,但其財運要依賴於中國的高官。2000年,他聽說曾慶紅將來訪,就通過澳洲外交官,在自己豪宅裡款待曾慶紅。次年,曾慶紅在北京以招待默多克觀賞歌劇來回報。

2002年,曾慶紅晉陞中央政治局常委兼國家副主席,政客、官員和商人們繼續因為跟曾的密切關係而獲利。曾偉則跟前中國證監會副主席王益結成好友,利用證監會所掌握的關於國企及其上市機密資訊發了大財。

悉尼晨驅報:默多克的中國夢破滅了

近20年來,中國市場的潛力令默多克著迷。媒體報導,他注入20多億美元,但至少損失了一半。為討好中共高官,他慷慨解囊,投機取巧。他甚至娶了一位年輕的中國太太,有了兩個女兒,還僱用一位講普通話的保姆,以便她們能在雙語環境中長大。

《悉尼晨驅報》曾發表文章指出,中國是默多克旗下的一個關鍵的全球角色,為了進入這個最具潛力市場他已經砸進20多億美元,那麼他現在的進展如何呢?曾擔任過新聞集團北京副總裁的多佛描述說:「他(默多克)幾乎是每隔一天就打電話尋問進展消息。」

默多克曾形容他的第三個和更年輕的中國太太鄧文迪,是他在中國業務的「巨大幫助和顧問」。

英國《經濟學人》週刊和澳洲《悉尼晨驅報》都曾發表長篇文章,對多佛的一本新書中所涉及到的默多克與中共高官之間的交往,以及默多克媒體帝國如何「兵敗」中國等進行了介紹。

默多克和前中共頭子江澤民

《悉尼晨驅報》文章還介紹說,多佛對詹姆斯‧默多克為了討好北京高官的某些作法頗有看法,因為那些授意對某些抗議示威進行打擊的官員,也曾一度是被賦予權力來監測和控制默多克旗下的傳媒進入中國的官員。

多佛還在書中介紹了其它一些默多克父子極力與中共官方保持良好關係的細節,《悉尼晨驅報》的文章指出,但默多克的這些作法並未奏效。於是,他又一次次地上了中國人的當。即使謹慎地試圖與北京保護良好的政治關係,默多克也未能免遭「惡運」。

多佛在書中披露了一些默多克如何與中共官員打交道的內幕:商界可以說是呼風喚雨的默多克也曾感覺到,也許只有見到當時的中共黨魁江澤民一面,一切才能被搞定。最後,默多克與江澤民見面了,他送給這位也是電影迷的中共領導人獨家放映的「鐵達尼號」電影,這部影片就是他旗下的二十世紀福克斯電影公司拍攝的。

北京讓默多克對互聯網和編程公司進行投資,但希望中國的利潤是中國的。即使在中國投資具有開創性的電視節目製作,默多克甚至也不能為自己贏得發表社論的特權。默多克的魅力已經迷住了澳洲、美國和英國政府的高層,但在中國卻失敗了。2005年,心灰意冷的默多克宣佈,他在中國撞上了一道「磚牆」。

中共總政軍方間諜滲透海外政要

近期,海外多家媒體報導披露,內外交困的中共花費巨大心思在對外搞統戰和培植親信,表面名目為「維護世界和平」的中國國際友好聯絡會(China Association for International Friendly Contacts)(簡稱-友聯會),其實質具中共軍方間諜背景,拉攏滲透海外政要。

《星期日泰晤士報》披露友聯會的常務副會長邢運明,以及另外兩個副會長李曉華和辛旗,其實都是解放軍少將,三人都隸屬於解放軍總政治部的聯絡部,但在名錄中三人都只列名字、不附照片,明顯有意隱藏少將身份。

澳大利亞《布裡斯班時報》5月25日發表名為《中國苦心經營 結交朋友》的文章稱:張陽進入解放軍領導層幾乎不到一個月,就抽出時間接待了一名美國前參聯會副主席。比爾‧歐文斯上將(已退役)受到款待,見到多位解放軍將領,包括現役西方軍事和政治領導人難以見到的人。

張陽擔任的總政治部主任,是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中最重要的4個職位之一。作為總政治部主任,張陽還有另外一個職責,是要找出外國國防機構的薄弱環節並影響他們的決策。

報導回溯「友聯會」的歷史稱,中共解放軍總政聯絡部存在已有85年,始於紅軍時期;如今它的任務是影響外國軍事和政治領導人的決策。

6月2日,BBC中文網援引英媒《星期日泰晤士報》派駐香港的記者謝裡丹爆料說,去年11月英國前首相布萊爾應邀在北京的一次國際慈善大會上發表主題演講,卻不知他的東道主實際上是中共軍情部門的門面機構。

【大紀元2013年06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黃清、程新綜合報導)

相關連結:
外媒揭「友聯會」軍方間諜背景 中共滲透美澳政界 | 中國國際友好聯絡會 | CAIFC | 解放軍 | 大紀元
澳媒:中共間諜對澳洲商界精英大搞統戰 | 大紀元
【陳思敏】布萊爾遭遇中共間諜戰 友聯會被揭面紗 | 中國國際友好聯絡會 | 中共滲透 | 大紀元
美國會議員列舉斯諾登為中共間諜五大疑點 | 洩密 | 反間諜 | 情報 | 大紀元
美國何必發籤證給中共間諜?
中共間諜染指美國科技機密
美國破獲兩起中共間諜案
中共間諜 步步進逼美國核心
中共超級間諜金無怠的結局
【周曉輝】斯諾登與中共同時否認「間諜說」是巧合? | 「稜鏡」計劃 |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