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新聞評論_三個代表】
【歷史巨變正在中國發生】 【法輪功真相就是指路燈】
三個代表:中共「三個代表」:江澤民、曾慶紅、周永康,此三大家族帶頭貪腐、淫亂,並以縱容中共官員們貪腐來換取中共太子黨及特權階級的政治支持,致使中共官場陷入腐敗泥沼,中國廣大農民與工人勞苦大眾被當成專政的對象,每年被逼上訪維權多達數百萬人次。


文:新紀元首發 中共『三個代表』家族背後的祕密 (第327期)
Youtube:中國新聞_勁news頻道
Youtube:新唐人環球新聞
翻牆部落谷:翻牆、電驢、連環畫、電子報、部落格聯播
台灣國際器官移植關懷協會 YouTubea facebook


中共「三個代表」:中共前魁首江澤民家族、江澤民的「大管家」曾慶紅家族、江澤民的鐵桿「打手」周永康家族,帶頭貪腐淫亂。(AFP)

中共「三個代表」:江澤民、曾慶紅、周永康,此三大家族帶頭貪腐、淫亂,並以縱容中共官員們貪腐來換取中共太子黨及特權階級的政治支持,致使中共官場陷入腐敗泥沼,中國廣大農民與工人勞苦大眾被當成專政的對象,每年被逼上訪維權多達數百萬人次。

文 ◎ 高紫檀

有人說,中共是體制性貪腐;也有人說,中共依靠的就是腐敗治國。不管中共承不承認,不可否認的是,當今中國,號稱「無產階級」的中共黨員們早已家財萬貫,中共權貴們更是家資億萬,而像農民和工人們這樣的勞苦大眾被當成專政的對象,每年被逼上訪維權的多達數百萬人次。

近幾十年來,中共每次在危機中都會有所變化和妥協以求存,但不變的是,中共對國家資產和國家政權的掌握卻從不放鬆。無論中共口頭上講述得多麼冠冕堂皇,自稱「公僕」、「廉潔」,但只能惹天下人笑。不能遮掩的事實是,中共權貴們已經大量瓜分國有資產,老百姓們在被專政中只能圖個衣食溫飽、打工者終身勞累只為一套房。

中共權貴一再掠奪全民資產及到處貪腐淫亂的現實,恰恰符合《九評共產黨》一書中所闡述的內涵之一:掠奪是中共的基因,流氓是中共的本性。

通過研究中共「三個代表」家族,無疑能夠看清中共背後更多的祕密。

中共「三個代表」(江澤民、曾慶紅、周永康)帶頭掠奪全民資產

在大陸雜誌《半月談》中,某位檢查官談到當下中共官場的情況:官員們有的先撈錢後洗錢,在位時拚命撈錢,退休(辭職)了就下海開公司或炒股,而且不管實際上是賺了還是賠了,都會宣傳自己「大發特發」,因為他們要用新身份來解釋其不正常的暴富;有的邊撈錢邊洗錢,貪官自己在臺上利用職權拚命撈錢,親屬則下海通過開娛樂場所、餐廳,辦企業等方式來掩蓋巨額黑錢來源;還有的則連撈錢帶洗錢,中共官員或國企老總以他人名義創辦私人企業,企業表面上是別人的,但大權由自己控制。這樣既可以通過經濟往來把黑錢轉移到這些企業的帳戶上,又可通過正常的納稅經營再賺一筆。

這方面的例子就多了,中共前魁首江澤民家族、江澤民的「大管家」曾慶紅家族、江澤民的鐵桿「打手」周永康家族就是「三個代表」。

1989年,學生們在天安門廣場大規模抗議貪腐,但遭到中共血腥屠殺。江澤民踏著「六四」學生們的鮮血上臺後,帶來了曾慶紅做「大管家」,兩人的家族開始帶頭貪腐,並且以縱容中共官員們貪腐來換取中共太子黨及特權階級的政治支持,再用「反腐」去打擊不聽話的「異已」來安撫民心。

澳洲《悉尼晨鋒報》曾發表長篇幅文章報導江澤民與曾慶紅家族的暴富史。文章稱,江澤民與曾慶紅家族,開啟了現代太子黨大規模從商斂財的先河。

「中國第一貪」江澤民之子江綿恆獲貪慾真傳

「中國第一貪」江澤民之子江綿恆獲其父貪慾真傳。江綿恆涉及多起震驚國際的中國重大貪污要案。1994年,江綿恆用數百萬人民幣「貸款」買下上海市經委價值上億元的上海聯合投資公司,開始了他的「電信王國」生涯。江綿恆涉足上海很多重要的經濟領域,很多國企落入江綿恆私囊。


「中國第一貪」江澤民之子江綿恆獲貪慾真傳,涉及多起震驚國際的中國重大貪污要案。(新紀元資料室)

2001年5月,在香港舉行的「財富論壇」上,江澤民把江綿恆介紹給非富即貴的國際要人,特別是跨國公司的富豪們,以擴大江氏王國的實力。果然,在中國申奧成功的第二天,江綿恆就開始與這些外國富豪們簽下大筆訂單。此時江綿恆已經成了中共「官商一體」的最高代表。

近年來轟動國際的中國多起重大貪污案,如「周正毅案」、「劉金寶案」、「黃菊前祕書王維工案」等都涉及到天文數字的貪污受賄、侵吞公款,都與江綿恆有關。江綿恆與臺商王永慶的兒子王文洋合作搞宏力微電子公司,但王文洋私下表示,他一分錢都沒有出,64億美元均是江綿恆的。另外,中共中紀委在調查周正毅案官商勾結圈地問題時,已查出江的兩個兒子均涉案。

案發於2007年的中國證券市場有史以來第一大案:涉案金額高達1.2萬億人民幣的「招沽權證案」(招商銀行認沽權證),直接將江澤民、江之子江綿恆、江之外甥吳志明,以及中共高層賈慶林、黃菊等捲入其中。此案使得約50多萬大陸股民傾家蕩產、血本無歸,直接損失228億元人民幣,間接損失500多億元人民幣。

外界分析,江澤民家族貪腐所牽涉的金額,數量之巨大,可謂怵目驚心,其中很多都隱藏在江氏家族控制的企業中。

曾慶紅被認為是江澤民的「大管家」和代言人,其家族貪腐也令人歎為觀止。

曾慶紅之子曾偉以經商為名撈錢

雄心勃勃的政客、中共官員和商人想陞官發財或擺平醜事,均竭盡所能的與曾慶紅建立關係,並得到他的「蔭庇」,曾慶紅家族趁機上下其手,曾慶紅兒子曾偉就以經商為名大撈特撈。據說,曾偉當時做生意的格言是:一筆項目的進項少於兩個億,免談!

據透露,在曾偉撈錢的歷史中,他除了插手上海大眾汽車、東方航空、北京現代汽車等公司,獲取巨額佣金外,還曾在北京開了一家基金性質的公司,主要是通過內部管道獲知都有哪些公司欲「股份制改造」並上市發行,然後曾偉的公司會主動鎖定那些公司,與他們聯繫,「協助」這些企業順利上市。

曾偉的公司聲稱,自己可以包辦企業股份制上市發行的所有「政府批件」,條件是購買即將上市的企業原始股。比如兩千萬股,按每股一元算,曾偉只需支付 2000萬元,但企業一旦上市溢價發行,比如每股10元,曾偉手中的原始股就在短期內迅速增值到兩億元,這就是曾偉著名的「沒有兩個億的進項,免談」的由來。

2007年,《財經》雜誌的記者調查發現,帳面淨資產為740億元人民幣(120億美元)的山東魯能電力公司,其92%的股份被以37億元人民幣轉給了兩家不知名的私人公司。當中共高層瞭解到涉及此事的太子黨的身份後,後續的雜誌一送到報攤便被回收,編輯們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與曾家關係密切的消息人士披露,在這一祕密轉移數十億美元國有資產的事件中,具有最敏感身份的人物就是曾慶紅的兒子曾偉。

周永康之子周斌控制中石油系統

江澤民、曾慶紅一系的鐵桿「打手」,身為中共政法委書記的周永康也沒閒著,其家族在商界「悶聲大發財」。

周永康家族長期掌管石油行業,非法獲得龐大經濟利益。維基解密曝光的一份2009年的美國外交電文評估顯示,周永康和兒子周斌等同夥控制著中國的石油龐大的利益。四川和中石油的信息源稱,周永康的兒子周斌控制中國中石油系統,促成了重慶和四川高層中共官員的眾多陞遷。

周斌還涉嫌借周永康的權力,要挾古藺縣地方官員,假借國企產權改制,夥同私企老闆汪俊林暗箱操作,將擁有固定資產17.28億元(尚不包含無形資產在內,不包括價值十億左右的窖藏酒在內)的四川省古藺縣郎酒廠蓄意搞垮,然後低價評估賤賣,變相掠奪為私有。

據2009年因中國首富黃光裕案被查辦的中共公安部部長助理鄭少東披露,周斌還利用其父的影響力,在周永康曾任職的地方或部門,大搞權錢交易。比如插手四川大型工程項目,通過國土資源部大肆倒賣土地。包括尤其是利用其父在政法系統的影響力,收取巨額「保護費」,替一些不法商人「鏟事撈人」等。

另據《新世記》雜誌披露的內容證實,周斌的確在甘肅、山西、遼寧等地「拿人錢財,與人消災」,使一些難以置信的重大案件未獲應有的審理。比如,最高法院有這樣一個案子,警察用開水從頭到腳的澆嫌犯致其被活活燙死,但周斌在拿到一億元好處費後,擺平此事,涉案警官沒有受到任何懲罰。這是在最高院有據可查的案子。此外,有消息人士透露,周斌在收取2000萬人民幣後,撈出了涉嫌殺人、開膛剖心的甘肅二號黑幫頭目出獄。據稱,這個案子在甘肅人民法院和北京最高人民法院都有記錄。

2011年6月,國土資源部原副部長李元因違紀被宣佈「雙開」(開除黨籍和公職),有報導稱,周斌曾通過李元「搞地皮」。在周永康擔任第一任國土資源部部長時,李元是副部長,國土部很多人都是周的親信。當中紀委調查李元時,周怕事情涉及自己的兒子從而影響自己在18大人事安排上的發言權,於是一面通過賀國強叫停了調查,一面下令公安部暗查是誰在調查,最後此事不了了之。

據報導,周斌還在原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的幫助下積累了200億元人民幣的財富。

據說周家的財富驚人,周斌僅在北京就擁有18處房地產,其中一處價值高達2500萬歐元。而所有周永康家族聚斂來的財富,大部分也都隱藏在其家族控制的企業中或是通過這些企業清洗乾淨。

周永康的「黑」在國際上相當有名氣。2012年1月,英國《每日郵報》評選出中國十大「黑領人物」,周永康名列其中,成為中共政治局常委級人物裡唯一上榜者。

中國「黑領人物」的定義是:「他們的臉色是黑的,汽車是黑色的,衣著多是黑色的,他們的收入、生活、工作都是黑色的(隱蔽的),但卻控制著中國的經濟與社會命脈。」

在上述貪腐「三個代表」家族帶動之下,中共官員從上到下政商結合,大到江澤民家族控制電信行業,小到一個小小的區房管局長也讓太太兒子開房地產公司,大批中共官員將貪腐而來的錢財轉成「商業」所得的同時,還能在市場上再賺一把利潤。

普遍認為,這些中共達官貴人的家屬很多都在大型企業、公司任職,同時中國的大多數億萬富翁也都是中共高官的家人或親信。北京科技大學管理學院教授趙曉曾在〈中國大陸財產過億富豪91%是高幹子弟〉一文中表示:截至2008年3月底,大陸私人擁有財產(不包括在境外、外國的財產)超過5000萬以上的有2萬 7310人,超過一億元以上的有3220人。超過一億元以上者,有2932人是高幹子女,他們擁有資產2萬450餘億元。考證這些高幹子女的資產來源,主要是依靠家庭背景權力下的非法所得和合法外衣下的非法所得。

中共體制性貪腐的結果就是見不得別人道德高尚,見不得別人做好人,一見有好人就感覺自己受威脅;一聽別人談「民主」、說「公平」就慌了神。這也就是中國最大的修煉群體法輪功提倡做好人,修心性後,遭江澤民發動中共集團瘋狂迫害的其中一個原因;這也是當今中國民運人士倍遭打壓的一個重要原因。

中共轉移黑金掏空中國

無論如何,人世間有一個公理,中共權貴們貪腐來的錢財無論如何改頭換面隱藏在中國,也總覺得不安心,生怕有一天老百姓們「反」了、社會好人多了,或者「民主」了,他們遭到清算;下層中共官員們既怕清算,又怕被拿來開刀「安撫民心」。於是一股「黑金」外逃潮形成,大批資金常年流向海外。

由於中國的外匯管制措施,中共官員們向外大筆轉錢也受限制,據專家介紹,中共官員將貪腐資金外逃方式主要有四種,包括隨身攜帶現金出境、通過地下錢莊、以「貿易」名義轉出、或以「投資」名義轉出。

中共官員將貪腐資金外逃方式主要有四種,包括隨身攜帶現金出境。

最沒有門路的中共官員就是託人或自己親自提現金出境。官員們一般會請人通過各種方法,把現金夾在行李包中、或塞進洗髮水瓶、或裝入小袋子然後吞入腹中等,螞蟻搬家的方式偷運出境。美國海關邊境保護局(U.S.Customs and Border Protection)數據顯示,從2009年到2011年,美國機場海關人員從中國公民收繳逾500萬美元(折合約3117萬元人民幣)的未申報現金。這在美國海關繳獲的全部未申報現金中占比8.4%,是緊隨其後的國家的兩倍多。這恰說明了這個問題。

中共官員們稍有點門路的就把錢通過「暗道」匯出境——即通過地下錢莊轉錢到香港、澳門,然後再匯往包括美國、加拿大、瑞士、澳洲等世界各地。

專家介紹稱,在珠海、深圳有很多「掛羊頭賣狗肉」的商家,他們有自己的渠道,能通過種種方式把資金帶出去;廣東、福建、浙江一帶的地下錢莊一般與香港的兌換店連為一體,採用在境內用人民幣交割,境外用外匯交割的形式,不發生資金外逃的物理過程。

有行內人舉例介紹,這項業務繁忙時每五分鐘就有一筆交易完成。對待陌生客戶超過1000萬元以上的大業務,為了讓客戶放心,甚至可以先轉錢到客戶在香港的帳戶,然後再讓客戶存錢至地下錢莊在中國大陸指定帳戶。

2012年底香港媒體報導,一名22歲大陸電腦店的店主涉嫌在香港以公司名義開設銀行戶口,八個月內清洗黑錢多達131億港元,平均每日5000萬元。這被認為表明了這一行業的冰山一角。

將錢轉到境外更高級的手法是貿易和投資,這種方法最不容易被發現,相當受中共官員們歡迎。

中共官員們通過家族企業或關係企業,通過貿易洗錢。它可以進行一筆虛構交易,即只有單據上的往來,並無實際成交發生——比如,向一家境外公司訂購貨物,付一筆高額定金,之後通過其他渠道把這筆定金轉回來。另一種手法則是進行真實交易,通過高價買低價賣的方式將資金轉到境外,比如1993年,中國向美國出口車輪空壓機的均價竟然只有其他國家對美出口均價的0.23%,而從美國進口鈉的均價卻是其他國家進口均價的433.53倍,類似交易引發的資金外逃數額驚人。

國際貿易中還有一種安全撈錢辦法,這是中共高層掌握重要部門的核心貪腐圈內獨享的方法,即錢直接在海外撈,根本就不出現在國內。比如有國際貿易人士介紹,在向海外購買礦石、煤炭、或是採購其他大宗金額物品時,海外公司直接轉「佣金」到中共官員代言人指定的帳戶,這已經是公開的「祕密」了。

以進口煤炭為例,一噸煤炭進口價平均上百美元,如提「佣金」0.5美元/噸,2012年中國進口煤炭2.9億噸,即有約1.5億美元黑金進入中共官員們在海外的指定帳戶,而其他採購如礦石、大型設備之類的尚未計算。

第四種洗錢手法就是投資。這種方法的好處是一次能洗較大的金額。中共官員們通過家族企業或關係企業在英屬維爾京群島、開曼群島、薩摩亞、百慕大等離岸金融中心設立離岸公司,然後通過複雜的財務手續將錢以投資名義轉往海外。

中共貪官外逃資金 數目駭人

多年來,中共官員們外逃的資金可謂天量,數目駭人聽聞。國際非營利機構全球金融誠信組織(GFI)2012年12月下旬發佈報告稱,2001至2010年十年間中國共流出非法黑金2.74萬億美元,占納入統計的150個發展中國家同期流出資金總量高達一半,並且這個數字還在「穩定增長」。

報告還稱,2011年非法流出中國的黑錢有6020億美元,再加上2000年中國流出的黑錢,使得2000年至2011年流出中國的黑錢總數累積到3.79萬億美元。這一數字超過中國目前的天量外匯儲備,截止2012年底,中國的全部外匯儲備也不過是3.31萬億美元。

儘管GFI公佈的上述黑金中還包括富人們帶出海外的錢財,但外媒報導的公開祕密是:「資金外逃者中的第二大群體是中共官員。」

中國究竟有多少中共高官外逃,又捲走了多少贓款?官方從未有正式的數字公佈。《中國經濟週刊》曾在報導中引用學者們的觀點:「滯留境外的貪腐官員保守估計仍有一兩萬人,攜帶的資金不下萬億元(約1800億美元)。」

當然,這還不包括那些只把資金轉走,而人還留在國內的中共官員們,其中包括大量所謂的「裸官」(老婆孩子都到了國外,官員孤人一人留在國內)。

中國大陸有統計數據顯示,中共官員一年貪污的資金在2萬5000億人民幣左右(約3900億美元),其中大部分流向國外。按照GFI的統計,中國流出黑金一年約3000億美元。兩相結合計算,流出的黑金中,中共官員資金每年至少在2000億美元上下。

這就不難解釋江澤民家族在海外存有的巨額美金。有海外媒體披露:「江澤民在瑞士銀行存有3億5000萬美元的祕密帳戶;江澤民在印尼的峇厘島買的一棟豪宅,1990年代的價值就值1000萬美元,由前外長唐家璇替他辦理。」

2005年前中國銀行香港總裁劉金寶因貪污罪被判死緩。香港媒體披露,劉金寶在獄中招供,國際結算銀行在2002年12月發現的一筆20多億美元無人認領的中國外流資金,實際是江澤民為準備後路而轉移國外的,只不過不巧被發現。

曾慶紅家族也往海外大筆轉錢。曾慶紅兒子曾偉夫婦2007年移民後,於2008年以3240萬澳元(合人民幣2.5億)的高價購買了東悉尼 PointPiper區的建於1908年、佔地1100平方米的豪宅「克雷格-Y-莫爾」。據悉,這乃是澳洲第二昂貴豪宅。更令人驚奇的是,曾偉夫婦還想將豪宅推倒,再花500萬澳幣(4000萬人民幣)重新蓋一棟,事件驚動了整個澳洲。有消息稱,曾偉在澳洲的資產達十億澳元(相當於70億人民幣)。

此外,曾偉還在英國也擁有資產。據報導,曾偉於2005年在英國利物浦街以其妻子的名義購買了價值100萬澳元的公寓。

周永康家族往海外轉移的錢財也不少。海外多家媒體曾披露,周永康的兒子周斌在海外有一堆的銀行帳戶,周斌還曾被發現涉嫌「非法轉移數百萬歐元」。

當然,上述「三個代表」家族向海外轉移的資金具體多少,外人難知其詳,本文列舉的只能是媒體公開報導的一小點資料,只能說是「冰山一角」。

不過,即便不看上述江澤民等這「三個代表」,他們著意培養的接班人薄熙來在海外的資金也著實嚇人一跳。

法國《解放報》世界欄曾披露,薄熙來作為重慶直轄市委書記每月工資只有一萬元人民幣,但是其家庭財富至少高達1億500萬歐元。薄熙來的兒子和兄弟等家人都有其他名字的護照。

日本大媒體《朝日新聞》曾在頭版報導,薄熙來夫妻向美國和英國至少轉移60億美元(約380億元人民幣)非法收入資金,被滅口的海伍德曾協助開設帳戶和貨幣兌換。

實際上,中共權貴親屬們移民海外相當普遍。一項對中共中央委員會的研究發現,中央委員當中91%的人都有家人移民海外,甚至加入外籍;中紀委成員當中,88%的人都有親屬移民海外;而網路瘋傳稱據美國政府的統計顯示,中共部級以上的官員(包含已退位)的第二代中74.5%擁有美國綠卡或公民身份,第三代中有美國公民身份達到91%或以上。

多方對照,中共權貴們爭相讓家屬移民海外的目的無需用腦,只需用腳趾頭想想也都非常清楚了。

中共官員流氓淫亂競相攀比

中共官員們有了錢,自然少不了醉生夢死的花用,「天天都是過年,頓頓都是初一」。當然,吃、喝、玩、遊之類的「三公消費」,都是公費報銷,「工資基本不動」都不算是什麼祕密。

在中共官員們撈滿荷包之後,沒有任何道德廉恥的流氓本性自然暴露,隨後出入淫亂場所,包「二奶」、「小三」之類的已經是公開的祕密。

包二奶目前在當今中國的官場都是司空見慣,沒人覺得驚奇,反而如果不包個女人在外面,中共官員們都似乎覺得丟人。「包二奶」據說在2010年前已經過時,如今流行的是包「小三」、「小四」(也就是二奶後面再包數個)。

包「小三」之類的,自然免不了送錢、送名貴珠寶、送房送別墅、洗身份之類的事,有甚者讓「小三」再為自己留下一個後代,免得貪腐的太多資產花不完。

江澤民時代開始,包養女人、亂搞不正當男女關係已經成了中共官員們的特徵之一。

江澤民有數位情人,比較出名的主要有三位:一位是原深圳黨委書記黃麗滿,另一位是前全國婦聯主席陳至立,還有一位是歌手宋祖英。

江澤民任職電子工業部部長時,黃麗滿任職電子工業部黨組辦公室,兩人搭上關係;江澤民調任上海,又搭上了上海宣傳部長陳至立。由於各取所需,黃、陳二人也是「有身份地位」的人,江澤民也不需要每次發生關係後直接付錢給她們,但黃、陳二人在江澤民的關照之下,在權勢上平步青雲,力壓眾同僚,實在也是「獲益非淺」。另外,官職一高,加上有些人聽說這黃、陳跟江澤民的關係,自然跑官的、要官的、逃法的、講情的,上門行賄者絡繹不絕,據說黃麗滿家裡的美元當年是成捆的收。

江澤民帶頭 手下有樣學樣

江澤民與宋祖英的劣跡全天下皆知,好像只有江本人假裝不知道。為了宋祖英,江澤民倒也沒少花錢,當然江也很心疼自己的錢,最終都是以國家名義做了投資。比如為宋祖英量身定造的國家大劇院,整個項目造價花費31億元人民幣,差不多是過去12年希望工程累計接受海內外捐款總和的兩倍。

江澤民為討好情婦宋祖英,為其量身定造國家大劇院,整個項目花費公帑31億元人民幣。

有江澤民帶頭,手下可是有樣學樣。

江澤民在上海的主要手下,上海前市委書記陳良宇被抓後,調查結果顯示,同樣是男女關係混亂。

中共官方對陳良宇的審查報告稱,1991年初至2006年案發前,陳良宇利用職權玩弄女性,先後與兩名女性長期保持不正當性關係,致其中一人三次懷孕,並要求對方做人工流產。在此期間,陳良宇又與其他多名女性發生不正當性關係。陳良宇還利用職權為這些女性及其家人安排工作、獲取利益等提供幫助。

而更為詳細的報導則披露,陳良宇在他的兩位馬姓和劉姓情人身上,也花費著實不少。此外,《亞洲週刊》還援引消息人士的話揭露,陳良宇鍾愛嫖娼,每一次都花數千或上萬元。

江澤民的鐵桿打手周永康也是淫賤之人。

來自海外的報導稱,周永康長期接受薄熙來和王立軍提供的美女,有28名在薄熙來、王立軍被抓後已經確認。她們中有歌手、女演員以及中央民族大學等學校的女生。其中一名著名歌星,與薄熙來淫亂後,送給周共享。為了方便淫樂,周永康有六處「行宮」。

事實上,周永康貪污腐化在黨內早已是不爭的事實。早在周永康擔任正部級高官、管轄石油系統的13年間(1985至1998年),其生活就極度腐化,經常出入夜生活場所,贏得「百雞王」的外號。有四川媒體透露,周在1999年至2002年到四川任省委書記時,還傳出與女星有不正當關係,並且在酒店長期包養一名服務員。

當然,維持這些淫亂生活,少不了要花錢,不過這對於周永康這種級別的中共官員來說,幾萬、十幾萬的已經是小意思,甚至不用他來付錢,為他提供美女的薄熙來與王立軍等就已經幫他打點好了。

在淫亂包二奶這方面,中共江澤民、周永康等為延續對法輪功的迫害而密謀政變,選定的繼承人薄熙來也是一個樣板。

海外媒體曾揭露,薄熙來與大連電視臺美女主播張偉傑有染,後因張偉傑受薄熙來老婆谷開來逼迫,接受掩口費後隱姓埋名,也有指張偉傑遭谷開來毒殺。此外,大陸有消息指薄熙來曾與100多名女性有染,包括28名公眾人物,當中有的是模特兒、影星、女主播,甚至央視主持人。

當然對於這些名人來說,要價絕對不低,要麼是權、要麼是錢,不過這對薄熙來不算什麼,輕易就可以一一滿足。

中共官方對薄熙來的調查報告則簡要描寫,薄熙來「與多名女性發生或保持不正當性關係。」曾「利用職權為他人謀利。」

其他如近年來倒臺的江澤民的部屬鐵道部部長劉志軍、薄熙來的下屬王立軍、深圳市市長許宗衡等,個個是包「小三」的行家,均被查出與多名女子「保持不正當關係。」

中國人民大學危機管理研究中心主任唐鈞主持的《官員形象危機2012報告》統計,在被查處的貪官中,95%都有情婦,腐敗的領導幹部中60%以上與「包二奶」有關。


據中國人民大學危機管理研究中心發佈的《官員形象危機2012報告》統計,在被查處的貪官中,95%都有情婦。

江澤民、周永康、薄熙來等人究竟在女人身上花了多少錢,目前尚沒有定論,不過以上述資料的拋磚引玉,相信可以引發公眾一些聯想。◇
 
本文網址:http://mag.epochtimes.com/b5/329/12136.htm(新紀元週刊)





驚天黑幕


生死之間

焦點連結:
有關中共活摘器官應看的視評
The least you must see regrading Live Organ Harvesting In China

活摘:中共官方承認-系統利用死囚器官(上集)
活摘:中共官方承認-系統利用死囚器官(下集)
追查國際:關於塑化人體標本屍體來源調查報告(上)
追查國際:關於塑化人體標本屍體來源調查報告(下)
中國器官移植黑幕 獨家採訪病患家屬
神經外科泰斗施純仁醫師籲應制止中共活摘器官
衛生署署長邱文達醫師提政策協助反活摘器官
大紀元退黨服務中心


相關連結:
中共官方文件罕見去掉江澤民『三個代表』 | 曹思源 | 憲法 | 大紀元
劉雲山逼習近平左轉 江『三個代表』首次被清除 | 江澤民 | 大紀元
港媒:胡錦濤全力阻擋將『三個代表』寫進中共黨章 | 江澤民 | 習近平 | 李長春 | 大紀元
方文武:雷政富的三個代表
時事漫畫:三個代表
笑話:三個代表引起的反應
江澤民『三代表』出籠內幕 楊白冰公開罵其是垃圾 | 真實的江澤民 | 王滬寧 | 三個代表 | 大紀元